武汉会战爆发的历史原因,日军向武汉合围日军

上旬,日军集结10万余人于合肥、舒城一带,图占六安、霍 山,再取道豫南占据信阳,最终包围武汉。第五战区司令孙连仲 统带10万兵力在商城一线役防作战,武汉会战大别山北麓战役由 此开始。

日军第13师团受挫,得第16师团增援,9月16日攻占商城。守军退守商城以南打船店、沙窝地区,凭借大别山各要隘,顽强抵抗,至10月24日,日军逼近麻城。北路日军第10师团于8月28日突破第51军防线攻占六安后,强渡淠河和史河,9月6日进占固始,继续西进。第27军团第59军在春河集、潢川一带组织抗击,鏖战旬余,19日潢川失守。21日日军第10师团突破第17军团第45军阵地,攻占罗山,继续西进,在信阳以东地区遭第17军团反击,被迫撤回罗山。日军第2集团军以第3师增援,协同第10师团向信阳进攻。10月6日,一部迂回信阳以南,攻占平汉铁路上的柳林站。12日日军第2集团军攻占信阳,然后沿平汉铁路南下,协同第11集团军进攻武汉。在日军已达成对武汉包围的情况下,为保存力量,中国军队不得不于10月25日弃守该城。日军26日占领武昌、汉口,27日占领汉阳。

白云山地区担任中国军左翼守卫的是刚从金官桥一线撤下来不久的第四军。金官桥一战,欧震将军指挥的第一军吃了日军迂回侧后的苦头。要不是第七十四军的掩护和第四军拼力死战,第四军险些撤不下来。得到搜索队不断传来发现日军的报告,欧震下令全军转身布防,将向东防御变为向西攻击,一时把敌一六师团拖在了原地。

白云山地区担任中国军左翼守卫的是刚从金官桥一线撤下来不久的第四军。金官桥一战,欧震将军指挥的第一军吃了日军迂回侧后的苦头。要不是第七十四军的掩护和第四军拼力死战,第四军险些撤不下来。得到搜索队不断传来发现日军的报告,欧震下令全军转身布防,将向东防御变为向西攻击,一时把敌一〇六师团拖在了原地。

在79年前的今天,1938年8月3日 (农历七月初八),日军向武汉合围。

武汉会战期间,中国空军和海军也积极参与了作战。在苏联航空志愿大队的配合下,中国空军鏖战长空,与日军航空兵空中大战7次,击毁日机78架,炸沉日舰23艘,有利地支援了地面部队的作战。中国海军也英勇作战,击沉,击伤日军舰艇及运输船只共50余艘,击落日机10余架,但自身也损失惨重,基本上全军覆没。

“万家岭大捷”,成全了薛岳,也成全了第七十四军。战斗打响前,蒋介石曾致电薛岳,要他把伤亡惨重的七十四军调到长沙修整。薛岳回电:“调不下来。”蒋二次来电说:“第七十四军在岷山伤亡甚大,应予调下整补。”薛答:“赣北各军作战时间都比七十四军长,伤亡都比七十四军大,各军都未调下整补,对七十四军也请缓予调下整补。”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对的。张古山战斗中,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一师三〇五团团长张灵甫提议出奇兵从山后绝壁攀援突袭,配合正面进攻。得到同意后,他亲自带领精兵上阵,很快占领该山。在和日军的拉锯战中,张部浴血奋战,使日军遗尸数千。1939年冬,田汉把此战编剧演出,激励了无数中国抗日志士。因为此战中第七十四军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军威,田汉作词、任光谱曲,创作了《七十四军军歌》:

1938年8月3日(距今79年),南浔会战开始。日军攻陷九江后,华中派遣 军司令官田俊六率30余万人溯江向武汉进犯,以第一0一师团、 第九师团、第二十七师团,配合波田支队,携兵舰80余艘,飞机 数十架,自湖口、九江南下,企图攻占德安、南昌,再西趋长沙, 截断粤汉铁路,对武汉形成大包围。本日,盘踞九江的日军第一 0六师团向金官桥一带攻击,与薛岳部第七十、第八、第四军发 生激战。

1938年5月日军攻陷徐州后,积极准备扩大侵略战争。决定先以一部兵力攻占安庆,作为进攻武汉的前进基地,然后以主力沿淮河进攻大别山以北地区,由武胜关攻取武汉,另以一部沿长江西进。后因黄河决口,被迫中止沿淮河主攻武汉的计划,改以主力沿长江两岸进攻。6月初,第6师从合肥南下;波田支队由芜湖溯江西进,向安庆进攻。守军第26、第27集团军节节阻击。12日波田支队攻占安庆,继续沿江西进。13日第6师攻占桐城后,转向西南方向进攻,17日陷潜山。至7月初,日军在江北占领太湖、望江以东,在江南占领江西湖口以东的长江沿岸地区。4日,日军华中派遣军调整战斗序列,由其司令官烟俊六指挥第2、第11集团军,负责对武汉的作战。以第11集团军沿长江两岸主攻武汉;第2集团军沿大别山北麓助攻武汉。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先后调集第2军和第11军共12个师团,以及海军第3舰队,航空兵团等500余架飞机,120余艘舰艇,约35万兵力。另以华中派遣军直辖的5个师团分别担任对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区的警备任务,以巩固后方,保障此次作战。

1938年7月,日军开始进攻武汉外围广大地区,投入陆海空三军35万兵力,出动飞机500余架、军舰120余艘。当时,日本天皇的命令明确表示:“此次大战所期待的,是使蒋政权降为地方政权。”

1938年7月,日军开始进攻武汉外围广大地区,投入陆海空三军35万兵力,出动飞机500余架、军舰120余艘。当时,日本天皇的命令明确表示:“此次大战所期待的,是使蒋政权降为地方政权。”

www.3983.com 1

长江北岸地区作战 7月24日,日军第11集团军第6师从安徽潜山向太湖进攻,相继突破第31、第68军防线,至8月3日,先后攻占太湖、宿松、黄梅等地,继续西进。第五战区第4兵团以主力在湖北广济、田家镇、浠水地区准备迎击日军,第11集团军和第68军固守黄梅西北一线,调第21、第26、第29集团军由潜山、黄梅西北山区南下侧击日军,至28日先后收复太湖、宿松。第11集团军和第68军乘势反攻,未果,退至广济地区,协同第26、第86、第55军等部继续抗击日军。第4兵团令第21、第29集团军自黄梅西北实施侧击,未能阻止日军,至9月17日广济、武穴相继沦陷。接着日军围攻田家镇要塞。第4兵团以守备要塞的第2军并加强第87军一部固守阵地,以第26、第48、第86军在外围策应作战,攻击日军侧背,激战旬余,终因阵地被日军优势火力摧毁,伤亡甚重,29日田家镇要塞失守。日军继续进攻,10月19日陷浠水,24日占黄陂,直逼汉口。

由于薛岳急于堵死各方向漏洞,不知不觉间,南浔、瑞武线之间形成了一条狭长的巨大空隙。日本空军很快发现中国守军出现的这一空隙。9月25日,日军一部突破了五台岭守军的薄弱防线。10月1日、2日,敌一六师团主力万余人进至德安万家岭一带。正准备离开德安前线返回南昌去的薛岳,虽得知日军一六师团与守军脱离接触,但尚未意识到危险。当南昌的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和武汉军委会来电询问战况时,他的答复仍是:“各线平静,一切正常。”

8月3日,日军一○六师团沿南浔铁路南下进攻南昌,到达庐山西麓马回岭附近,薛岳率部在九江南部金官桥设置主阵地,予以迎头痛击。他命令第七十军、第八军、第四军参战部队不许后退半步,否则军法从事!日军以坦克、飞机、大炮配合步兵强攻,兼以施放毒气,硬是不能越雷池半步!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持续到15日,双方均死伤惨重。最终,日军一〇六师团陷入薛岳部包围之中,师团中小队长半数伤亡,两个联队长阵亡于金官桥前沿。后来缴获的敌军日记记载:“几次进攻中,庐山上的迫击炮弹如雨点般从天而降,皇军大受威胁,死伤可怕。”

当西进日军进攻瑞昌的同时,第106师从九江沿南浔铁路南犯。守军第1兵团第29军团和第4、第8军等部依托庐山两侧及南浔铁路北段的有利地形进行顽强抗击,日军进攻受挫。8月20日,日军第101师团从湖口横渡鄱阳湖增援,突破第25军防线,攻占星子,协同第106师团企图攻占德安,夺取南昌,以保障西进日军的南侧安全。第1兵团总司令薛岳以第66、第74、第4、第29军等部协同第25军在德安以北的隘口、马回岭地区与之激战,双方成胶着状态。9月底,日军第106师团第123、第145、第147团和第101师团第149团孤军深入,进至德安西面万家岭地区。薛岳指挥第4、第66、第74军等部从侧后迂回,将其包围。日军第27师一部增援,在万家岭西面白水街地区被第32军等部击退。10月7日,中国军队发起总攻,激战三昼夜,多次击败日军反扑。日军由于孤立无援,补给断绝,战至10日,4个团大部被歼。史称万家岭大捷。

得到蒋介石和陈诚的同意后,10月2日,薛岳急电南浔、德方面的第四、第七十四军及第一八七、第一三九师,从东面包围万家岭日军,切断其可能回缩的退路。同时,再电瑞武线的新十三师、新十五师、第九十一、一四二、六十及预六师,包围万家岭西半面。一时间,12个师10余万中国大军飞调万家岭,把敌一六师团1万多人团团包围在10平方公里的山岭中。包围圈形成后,薛岳下达各部队于7日开始总攻,10日结束战斗的命令。战后,敌一六师团万余人被歼,被俘300余人,仅有不足千人逃逸,是为“万家岭大捷”。“万家岭大捷”是中国军队全歼日军一个师团的战斗,相比之下,在整个武汉保卫战过程中,日军始终未能全歼我军一个师。当时,曾经是薛岳老校友的新四军军长叶挺盛赞:“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欧震一面阻敌,一面急电第一兵团司令薛岳。欧震的报告,使薛岳大吃一惊,他立即给陈诚和蒋介石发电说:敌一〇六师团钻隙精神甚强,已突至我白云山一线纵深,我兵团拟抽调大军,歼灭突入该敌,以定后方。

日军侵占南京后,国民政府虽西迁重庆,但政府机关大部和军事统帅部却在武汉,武汉实际上成为当时全国军事、政治、经济的中心。1937年12月13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拟定保卫武汉作战计划。在徐州失守后,即调整部署,先后调集约130个师和各型飞机200余架、各型舰艇及布雷小轮40余艘,共100万余人,利用大别山、鄱阳湖和长江两岸地区有利地形,组织防御,保卫武汉。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所部负责江北防务;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指挥所部负责江南防务。另以第一战区在平汉铁路的郑州至信阳段以西地区,防备华北日军南下;第三战区在安徽芜湖、安庆间的长江南岸和江西南昌以东地区,防备日军经浙赣铁路迂回。

王敬九在星子镇坚守了七天七夜,后又撤守隘口镇。敌一一师团进攻直到9月底,伤亡过半,却始终未能突破中国军队阵地。冈村宁次只好命令一一师团停止进攻,另增派敌二十七师团从瑞昌、武宁方向进攻。薛岳立即调集部队,并电令各守军指挥官:“不能坐以待毙,要组织部队实施反攻。”于是,中国军队发动反攻,在麒麟岭全歼敌二十七师团一个联队。

日军一〇一师团企图包围薛岳部队的侧后,切断南浔路。此计被薛岳识破,他命令王敬九率领的第二十五军两个师,严守星子镇和隘口镇,迎击敌一〇一师团,并命令王敬九:坚守的时间越长越好,为第一兵团歼敌创造有利条件。

www.3983.com,大别山北麓地区作战 第五战区第3兵团以第51军和第19军团第77军在安徽六安、霍山地区,第71军在富金山、固始地区,第2集团军在河南商城、湖北麻城地区,第27军团第59军在河南潢川地区,第17军团在信阳地区组织防御。8月下旬,日军第2集团军从合肥分南北两路进攻。南路第13师团于29日突破第77军防线攻占霍山,向叶家集方向进犯。第71军和第2集团军在叶家集附近的富金山至商城一带依托既设阵地顽强抵抗。

欧震一面阻敌,一面急电第一兵团司令薛岳。欧震的报告,使薛岳大吃一惊,他立即给陈诚和蒋介石发电说:敌一六师团钻隙精神甚强,已突至我白云山一线纵深,我兵团拟抽调大军,歼灭突入该敌,以定后方。

王敬九在星子镇坚守了七天七夜,后又撤守隘口镇。敌一〇一师团进攻直到9月底,伤亡过半,却始终未能突破中国军队阵地。冈村宁次只好命令一〇一师团停止进攻,另增派敌二十七师团从瑞昌、武宁方向进攻。薛岳立即调集部队,并电令各守军指挥官:“不能坐以待毙,要组织部队实施反攻。”于是,中国军队发动反攻,在麒麟岭全歼敌二十七师团一个联队。

武汉会战,是抗日战争战略防御阶段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歼敌最多的一次战役,中国军队浴血奋战,大小战斗数百次,以伤亡40余万的代价,毙伤日军20余万,大大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日军虽然攻占了武汉,但其速战速决,逼迫国民政府屈服以结束战争的战略企图并未达到。此后,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

日军一一师团企图包围薛岳部队的侧后,切断南浔路。此计被薛岳识破,他命令王敬九率领的第二十五军两个师,严守星子镇和隘口镇,迎击敌一一师团,并命令王敬九:坚守的时间越长越好,为第一兵团歼敌创造有利条件。

国民政府则以陆军120个师总兵力约110万人及全部海空军迎敌,蒋介石亲自坐镇武汉直接指挥。薛岳被调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负责鄱阳湖西岸及南浔线防御。战至7月26日,张发奎失守九江。8月1日,薛岳奉命指挥九江至南昌以及鄱阳湖周围战事,他把7个军的兵力部署在德安、瑞昌、庐山地区,摆下一个他自称为“反八字阵”的阵势,迎战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薛岳说:“我这个‘反八字阵’,如袋捕鼠,又如飞剪,敌犯右则左应,犯左则右应。敌若钻进来,就很难逃出去。”

武汉会战是1938年6月至10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5、第9战区部队以湖北武汉地区为中心,在皖中-皖西、赣北-赣西北、鄂东、豫南等广阔地域抗击日军进攻的大会战。


时间:2012-12-17 12:26:10 来源:不详

得到蒋介石和陈诚的同意后,10月2日,薛岳急电南浔、德方面的第四、第七十四军及第一八七、第一三九师,从东面包围万家岭日军,切断其可能回缩的退路。同时,再电瑞武线的新十三师、新十五师、第九十一、一四二、六十及预六师,包围万家岭西半面。一时间,12个师10余万中国大军飞调万家岭,把敌一〇六师团1万多人团团包围在10平方公里的山岭中。包围圈形成后,薛岳下达各部队于7日开始总攻,10日结束战斗的命令。战后,敌一〇六师团万余人被歼,被俘300余人,仅有不足千人逃逸,是为“万家岭大捷”。“万家岭大捷”是中国军队全歼日军一个师团的战斗,相比之下,在整个武汉保卫战过程中,日军始终未能全歼我军一个师。当时,曾经是薛岳老校友的新四军军长叶挺盛赞:“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长江南岸地区作战 第九战区以第1兵团在鄱阳湖西岸地区,第2兵团在江西星子、九江至码头镇之线组织防御。日军第11集团军主力沿长江南岸地区进攻,7月23日,波田支队在九江东面的姑塘登岸。守军第2兵团以第70、第64军等部协同第8军实施反击,由于日军第106师团继续登岸,26日九江失守。波田支队沿长江西进,8月10日,在瑞昌东北的港口登岸,向瑞昌进攻。第3集团军在第32军团增援下奋力抗击。后因日军第9师加入战斗,守军力战不支,24日瑞昌失守。第9师团和波田支队继续沿长江西进,同时以第27师团向箬溪方向进犯。第30集团军和第18军等部在瑞昌-武宁公路沿途地区逐次抗击,相持月余,至10月5日,日军第27师团攻占箬溪后,转向西北进攻,18日陷湖北辛潭铺方向进犯。在此期间,守军第31集团军和第32军团等部在瑞昌以西地区节节抵抗沿长江西进的日军,至9月24日,码头镇、富池口先后陷落。第2兵团组织第6、第54、第75、第98军和第26、第30军团等部在阳新地区加强防御,战至10月22日,阳新、大冶、鄂城相继失守,日军第9师和波田支队向武昌逼近。

国民政府则以陆军120个师总兵力约110万人及全部海空军(战舰40余艘,飞机100余架)迎敌,蒋介石[注: 蒋介石(1887.10.31—1975.4.5),名中正,字介石。浙江奉化人。国民党当政时期的党、政、军主要领导人。1908年留学日本并加入同盟会,]亲自坐镇武汉直接指挥。薛岳被调任第九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负责鄱阳湖西岸及南浔线防御。战至7月26日,张发奎失守九江。8月1日,薛岳奉命指挥九江至南昌以及鄱阳湖周围战事,他把7个军的兵力部署在德安、瑞昌、庐山地区,摆下一个他自称为“反八字阵”的阵势,迎战冈村宁次[注: 冈村宁次(1884年5月15日-1966年9月2日),日本帝国时代陆军上将,缔造昭和军阀的“巴登巴登同盟”三羽鸟的第二位。]的第十一军。薛岳说:“我这个‘反八字阵’,如袋捕鼠,又如飞剪,敌犯右则左应,犯左则右应。敌若钻进来,就很难逃出去。”8月3日,日军一○六师团沿南浔铁路南下进攻南昌,到达庐山西麓马回岭附近,薛岳率部在九江南部金官桥设置主阵地,予以迎头痛击。他命令第七十军、第八军、第四军参战部队不许后退半步,否则军法从事!日军以坦克、飞机、大炮配合步兵强攻,兼以施放毒气,硬是不能越雷池半步!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持续到15日,双方均死伤惨重。WwW.LSQN.cn最终,日军一六师团陷入薛岳部包围之中,师团中小队长半数伤亡,两个联队长阵亡于金官桥前沿。后来缴获的敌军日记记载:“几次进攻中,庐山上的迫击炮弹如雨点般从天而降,皇军大受威胁,死伤可怕。”

起来,弟兄们,是时候了,我们向日本强盗反攻。他,强占我们国土,残杀妇女儿童。我们保卫过京沪,大战过开封,南浔线,显精忠,张古山,血染红。我们是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

起来,弟兄们,是时候了,我们向日本强盗反攻。他,强占我们国土,残杀妇女儿童。我们保卫过京沪,大战过开封,南浔线,显精忠,张古山,血染红。我们是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

由于薛岳急于堵死各方向漏洞,不知不觉间,南浔、瑞武线之间形成了一条狭长的巨大空隙。日本空军很快发现中国守军出现的这一空隙。9月25日,日军一部突破了五台岭守军的薄弱防线。10月1日、2日,敌一〇六师团主力万余人进至德安万家岭一带。正准备离开德安前线返回南昌去的薛岳,虽得知日军一〇六师团与守军脱离接触,但尚未意识到危险。当南昌的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和武汉军委会来电询问战况时,他的答复仍是:“各线平静,一切正常。”

“万家岭大捷”,成全了薛岳,也成全了第七十四军。战斗打响前,蒋介石曾致电薛岳,要他把伤亡惨重的七十四军调到长沙修整。薛岳回电:“调不下来。”蒋二次来电说:“第七十四军在岷山伤亡甚大,应予调下整补。”薛答:“赣北各军作战时间都比七十四军长,伤亡都比七十四军大,各军都未调下整补,对七十四军也请缓予调下整补。”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对的。张古山战斗中,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一师三五团团长张灵甫提议出奇兵从山后绝壁攀援突袭,配合正面进攻。得到同意后,他亲自带领精兵上阵,很快占领该山。在和日军的拉锯战中,张部浴血奋战,使日军遗尸数千。1939年冬,田汉把此战编剧演出,激励了无数中国抗日志士。因为此战中第七十四军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军威,田汉作词、任光谱曲,创作了《七十四军军歌》:

本文由www.3983.com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武汉会战爆发的历史原因,日军向武汉合围日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