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中国南海问题立场声音愈发强劲,南海仲裁

2016年7月12日 (农历六月初九),南海仲裁案裁决。

www.3983.com 1 美军擅闯南海

www.3983.com 2

摘要: 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于2016年6月29日对外称,将于2016年7月12日公布所谓最终裁决。是菲律宾阿基诺政府违背中菲在双边文件及《南海行为宣言》中达成的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共识,违背《公约》规定,滥用《公约》争端解决程序。 ... ...  资料图:南海及九段线示意图  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于2016年6月29日对外称,将于2016年7月12日公布所谓最终裁决。中国外交部当晚对此发表谈话,强调仲裁庭对本案及有关事项无管辖权,不应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决;中国至始至终都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提起的仲裁;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违反国际法;中国不接受任何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不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争端解决方案。  在随后每一次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都至少有一个问题是关于南海仲裁案的。截止7月7日,外交部一共回答了15个相关问题,凤凰资讯独家整理如下:  6月30日  问: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称将在7月12日公布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除昨天发表的外交部发言人谈话外,你还有进一步评论吗?  答:我想再次强调指出,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对本案及有关事项无管辖权,不应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决。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在2013年1月22日单方面就中菲在南海的有关争议提起仲裁。中国政府立即表明了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反国际法,背弃了中菲间就通过双边谈判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达成的协议,违背了菲律宾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作出的承诺,即通过直接当事国对话谈判解决争议的规定,滥用了国际仲裁机制。  仲裁庭不顾中菲已选择通过谈判协商方式解决争端的事实,无视菲律宾所提仲裁事项的实质是领土主权问题的事实,规避中方根据《公约》规定做出的排除性声明,自行扩权和越权,强行对有关事项进行审理,损害缔约国享有的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破坏《公约》争端解决体系的完整性,严重损害国际法治。  在领土问题和海域划界争议上,中国不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不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争端解决方案。中国政府将继续遵循《联合国宪章》确认的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坚持与直接有关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双边对话协商解决南海有关争议,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  问:据报道,美国副国务卿香农近日在印度对中方在南海的行动进行指责,称继南海之后中国的下一个目标是印度洋。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对于美方官员在南海问题上的言论,我们表示强烈不满。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非常清楚,第一是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和海洋权益,第二是坚持通过直接有关当事方对话协商解决争议,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美方官员有关言论妄图挑拨离间,拨弄是非,是极不负责任的。我们要求美方恪守在南海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的承诺,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而不是相反。  7月1日  问:最近菲律宾南海仲裁案首席法律顾问等人称,中国拒绝接受阿基诺政府提出的南海仲裁案,是破坏国际法治。对于这种说法,中方有何回应?  答:道义正,必有朋。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所持立场得到越来越多国家支持,充分证明中国是在依法行事,是在坚定维护国际法,维护国际法治,维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维护主权国家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权利,同时也是在恪守与东盟各国共同做出的承诺,履行一个负责任国家应尽的职责。  到底是谁在破坏国际法治?  是仲裁庭不顾中菲已选择通过谈判协商方式解决争端的事实,不顾中方根据《公约》规定做出的排除性声明,公然违反《公约》规定,强行审理和行使管辖的随意扩权和滥权。  是菲律宾阿基诺政府违背中菲在双边文件及《南海行为宣言》中达成的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共识,违背《公约》规定,滥用《公约》争端解决程序。  谁在维护国际法治,谁在破坏国际法治,一清二楚。  问:菲律宾外交部海事中心前秘书长埃恩科米恩达日前接受采访时说,所谓菲中进行了数十次谈判未能解决争端因而菲方只得提起仲裁,这是菲上届政府外交部在撒谎。事实是中方一直试图与菲方谈判,但菲方一直未回应。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菲律宾有关人士用铁一般的事实再次揭露阿基诺政府为单方面提起仲裁而编织的谎言,充分显示了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的非法性。中菲南海争议只能通过双边对话谈判加以解决。  问:据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昨天说,菲不想向任何国家宣战,如通过谈判能赢得和平将乐见其成,希菲中南海争端能实现“软着陆”。菲新任外长亚赛也说,不会像一些外国政府主张的,就仲裁裁决结果发表强硬声明。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菲律宾是中国隔海相望的近邻,中菲南海有关争议是邻里之间的事情。菲律宾阿基诺政府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是非法、无效的,中菲有关争议只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双边谈判协商加以解决。希望菲方与中方相向而行,妥善处理有关争议。  7月2日、3日为周末,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休会。  7月4日  问:据路透社报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菲方首席律师雷切勒6月29日接受了该社采访。报道指出,中国在南海的主张基于“九段线”,这条线覆盖了数以百计的争议岛礁、丰富的渔场和油气储藏。雷切勒称,针对北京的裁决“将剥夺中国提出这一主张的任何法律基础”。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雷切勒是菲方的代理律师,知道菲方的想法不奇怪,但好像他在所谓裁决出台前已知道裁决怎么写,并且知道裁决是按他的想法在写,这就奇怪了。  雷切勒现身说法,只能证明所谓仲裁庭只是某些势力的代言人,再次说明菲律宾阿基诺政府提起的仲裁涉及到南沙群岛有关岛礁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戳破了阿基诺当局编织三年多的谎言。应菲单方面请求建立的仲裁庭对本案没有管辖权,仲裁庭即将作出的裁决,是扩权、滥权的非法产品,不具任何法律效力。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相关权利是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为历届中国政府坚持,具有充分的历史和法律依据。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权益不受非法裁决的影响。  7月5日  问: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仍在推进仲裁程序,同时公开支持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立场的国家也越来越多。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答:公道自在人心。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后,许多国家和国际社会很多有识之士都支持中国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认为各方应忠实履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有关规定,并对仲裁庭表现出的扩权滥权表示忧虑,认为这将对国际法秩序造成严重冲击,对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毫无助益,将严重影响落实《宣言》框架下的合作和“准则”磋商。我们对国际上的公正、客观、正义之声表示高度赞赏。  问:据报道,中国军方将于本周至11日在南海举行军演。这是出于什么考虑?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有关军演是中国海军根据年度计划进行的例行性演练。  问:《环球时报》发表社评称,中方要做好准备应对在南海的军事对抗。你对此有何评论?近期南海局势紧张加剧,你认为会出现这种军事对抗吗?  答:中方坚定维护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同时我们坚持通过对话协商与直接相关当事国解决有关争议,并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在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中方不接受任何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不接受任何强加于中国的争端解决方案。域外国家在南海争议问题上应恪守不持立场政策,谨言慎行。  问:台湾外事部门负责人4日表示,台当局对南海仲裁案做各种状况推演,等仲裁案结果出炉后会详细阅读裁决,但台当局不会妥协。请问你对此有何回应?  答:海峡两岸中国人应一起维护中华民族共同权益。  7月6日  问:据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5日发表演讲时表示,愿在南海仲裁案裁决后与中国进行对话。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由菲律宾阿基诺政府提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从一开始就是非法和无效的。无论仲裁庭作出什么裁决,中方都不接受、不承认。同时,中方不接受任何国家以所谓裁决为基础的主张和行动。  双边友好对话协商是妥善处理中菲南海争议的唯一正确可行途径,我们希望菲律宾新一届政府与中方相向而行,摒弃旧政府错误做法,回到与中方对话协商的正确轨道上来,为改善和发展中菲关系做出努力。  问:菲律宾在南海仲裁案诉求中提出,中国历史性权利的主张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你对此作何回应?  答:中国在南海享有的历史性权利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并不矛盾。首先,历史性权利是一般国际法的概念。《公约》规定并未穷尽全部海洋法的规则,相反却明确规定《公约》未予规定部分适用一般国际法。其次,《公约》本身并不排斥在它之前已经形成并被持续主张的历史性权利,《公约》多处提及“历史性海湾”、“历史性所有权”等,显然是对历史性权利的尊重。中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是在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具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受到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保护,不容否定。仲裁庭对此没有管辖权,不能妄加评论。  问:据报道,越南外交部发言人4日称,中方在南海举行的军演侵犯了越南的主权,威胁了海上安全,要求中方停止军演。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西沙群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不存在争议。有关军演是中国海军根据年度计划进行的例行性演练,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不针对特定国家,请有关方面客观看待。  7月7日  问: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将于几天后作出最终裁决。请问裁决是否会对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海洋权益产生影响?  答:中国政府的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即不接受、不承认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仲裁庭作出的任何裁决。所谓“裁决”不会影响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我要指出的是,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这是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基于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的长期历史实践及历届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根据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的声明》、199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以及199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决定》等国内法律文件,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南海诸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依据南海诸岛拥有相应的海洋权益,中国还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海洋权益拥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不容置疑。  问:据报道,前国务委员戴秉国会见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双方是否谈到南海仲裁案的有关话题?是否谈到仲裁案后的对应方案?  答:关于戴秉国前国务委员访美及与赖斯助理会谈的有关情况我还不掌握。  我要重申,美国不是南海问题的当事国,应该恪守在南海争议问题上不持立场的承诺。美方应谨言慎行,不采取损害中方主权和安全利益的行动,停止派舰机抵近南沙岛礁海空域,停止在南海地区耀武扬威,以实际行动维护中美关系和地区和平稳定大局。  (文字综合自外交部网站)

www.3983.com 3

  由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定于7月12日出炉。这是阿基诺三世治下的菲律宾担当主演、美国幕后操纵的一出反华闹剧。对于仲裁结果,中国立场一直鲜明而坚定: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少外国专家学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积极发表观点,支持中国立场。越来越多的国家公开表态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充分证明了公道自在人心。

由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定于7月12日出炉。这是阿基诺三世治下的菲律宾担当主演、美国幕后操纵的一出反华闹剧。对于仲裁结果,中国立场一直鲜明而坚定: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少外国专家学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积极发表观点,支持中国立场。越来越多的国家公开表态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充分证明了公道自在人心。

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由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定于今天出炉。这是阿基诺三世治下的菲律宾担当主演、美国幕后操纵的一出反华闹剧。

  菲律宾提起仲裁是严重的背信弃义行为

菲律宾提起仲裁是严重的背信弃义行为

对于仲裁结果,中国立场一直鲜明而坚定: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少外国专家学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积极发表观点,支持中国立场。越来越多的国家公开表态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充分证明了公道自在人心。

  布鲁塞尔知名智库欧洲亚洲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戴维·富凯很早便开始研究南海问题。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南海问题本质上是领土主权争端,强制国际仲裁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南海仲裁庭没有管辖权,其自行扩权、越权审理并作出裁决,是违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是非法的、无效的。

布鲁塞尔知名智库欧洲亚洲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戴维·富凯很早便开始研究南海问题。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南海问题本质上是领土主权争端,强制国际仲裁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南海仲裁庭没有管辖权,其自行扩权、越权审理并作出裁决,是违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是非法的、无效的。

布鲁塞尔知名智库欧洲亚洲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戴维·富凯很早便开始研究南海问题。他表示,南海问题本质上是领土主权争端,强制国际仲裁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南海仲裁庭没有管辖权,其自行扩权、越权审理并作出裁决,是违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是非法的、无效的。

  韩国仁荷大学法学院教授金显洙长期从事海洋法及国际法研究,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约》不涉及领土主权问题。对于海域划界问题,《公约》允许缔约国排除适用强制仲裁等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他说,中国已于2006年作出声明,明确将海域划界等问题排除适用强制程序。另外还有30多个国家也作出了类似声明。此类声明构成《公约》争端解决程序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对《公约》所有缔约国都具有法律效力。作为《公约》缔约国,中国有权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这种权利是以国际法为依据的,理应得到争端当事国和国际法院的尊重。因此,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完全符合国际法。

韩国仁荷大学法学院教授金显洙长期从事海洋法及国际法研究,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约》不涉及领土主权问题。对于海域划界问题,《公约》允许缔约国排除适用强制仲裁等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他说,中国已于2006年作出声明,明确将海域划界等问题排除适用强制程序。另外还有30多个国家也作出了类似声明。此类声明构成《公约》争端解决程序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对《公约》所有缔约国都具有法律效力。作为《公约》缔约国,中国有权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这种权利是以国际法为依据的,理应得到争端当事国和国际法院的尊重。因此,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完全符合国际法。

巴西著名专栏作家、中国问题顾问卡洛斯·塔瓦雷斯说,任何认真研读过中国文明史的学者都不会质疑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很早就被中国人发现和命名。他认为,如今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有美国的干预,可以说是菲律宾与美国合作之下共同制定的产物。美国以所谓“航行自由”为借口,以种种手段炫耀武力,实质上推动了南海军事化。

www.3983.com,  金显洙说,解决争端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对话与谈判和平解决,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不利于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他认为,中国与东盟国家早在2002年就达成和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以下简称《宣言》)。《宣言》明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引入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事实上违背了自己的庄严承诺,是严重的背信弃义行为。为解决南海问题,菲律宾真正应该做的是与中国坐下来协商解决问题。

金显洙说,解决争端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对话与谈判和平解决,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不利于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他认为,中国与东盟国家早在2002年就达成和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宣言》明确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引入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事实上违背了自己的庄严承诺,是严重的背信弃义行为。为解决南海问题,菲律宾真正应该做的是与中国坐下来协商解决问题。

印度国防研究与分析所研究员萨洙韦研究发现,历史上,美国有过多次拒不执行国际法院裁定的记录,如20世纪80年代“尼加拉瓜军事和准军事活动案”的判决。在南海争端中,美国却要求中国遵守仲裁,这明显是双重标准,因此,出于政治目的的仲裁结果不过是废纸一张,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仲裁有正当合理的理由。

  德国波恩大学国际公法研究所教授斯特凡·塔尔蒙说,中国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仲裁程序和仲裁结果,因为菲律宾强推南海仲裁既为了否定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权利和海洋权利,也企图通过“法律”使自身非法主张合法化。仲裁庭对于南海仲裁案没有管辖权,其发布的任何对中国的要求、裁决、命令都没有法律效力。在缺乏充分的共识作为前提的情况下,仲裁庭根本无力扮演南海有关争议裁判人的角色。

德国波恩大学国际公法研究所教授斯特凡·塔尔蒙说,中国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仲裁程序和仲裁结果,因为菲律宾强推南海仲裁既为了否定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权利和海洋权利,也企图通过“法律”使自身非法主张合法化。仲裁庭对于南海仲裁案没有管辖权,其发布的任何对中国的要求、裁决、命令都没有法律效力。在缺乏充分的共识作为前提的情况下,仲裁庭根本无力扮演南海有关争议裁判人的角色。

  巴西著名专栏作家、中国问题顾问卡洛斯·塔瓦雷斯说,任何认真研读过中国文明史的学者都不会质疑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很早就被中国人发现和命名。包括中国在内,南海沿岸各国的对外贸易有很大一部分要途经这片海域,南海航行的通畅符合沿岸各国的根本利益。他表示,二战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精神,中国政府决定接收和恢复西沙、南沙群岛主权。他对中国在南海岛礁建造灯塔等公共设施表示赞赏,认为这些公共设施的建造彰显了中国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服务的良好意愿。他认为,如今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有美国的干预,可以说是菲律宾与美国合作之下共同制定的产物。美国以所谓“航行自由”为借口,以种种手段炫耀武力,实质上推动了南海军事化。

巴西着名专栏作家、中国问题顾问卡洛斯·塔瓦雷斯说,任何认真研读过中国文明史的学者都不会质疑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很早就被中国人发现和命名。包括中国在内,南海沿岸各国的对外贸易有很大一部分要途经这片海域,南海航行的通畅符合沿岸各国的根本利益。他表示,二战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精神,中国政府决定接收和恢复西沙、南沙群岛主权。他对中国在南海岛礁建造灯塔等公共设施表示赞赏,认为这些公共设施的建造彰显了中国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服务的良好意愿。他认为,如今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有美国的干预,可以说是菲律宾与美国合作之下共同制定的产物。美国以所谓“航行自由”为借口,以种种手段炫耀武力,实质上推动了南海军事化。

  受到政治操纵的仲裁结果就是废纸一张

受到政治操纵的仲裁结果就是废纸一张

  波兰前司法部长、议员协会主席耶日·雅斯凯尼亚教授认为,南海仲裁庭明显受政治操纵,缺乏足够的合法性,不可能做出公正的裁决,也得不到国际社会的信任。他说,南海仲裁庭的构成,既没有广泛的代表性,也缺乏权威性,在处理问题时不具备公正的裁决意愿和能力,他们作出的仲裁结果也只能代表少数人意见,国际社会难以承认和接受,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理所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南海仲裁庭的仲裁很有可能造成司法判例前后不一,破坏的是《公约》所建立的法律制度的完整性和权威性,损害的是缔约国的权利和合法利益,也不利于国际法的发展。

波兰前司法部长、议员协会主席耶日·雅斯凯尼亚教授认为,南海仲裁庭明显受政治操纵,缺乏足够的合法性,不可能做出公正的裁决,也得不到国际社会的信任。他说,南海仲裁庭的构成,既没有广泛的代表性,也缺乏权威性,在处理问题时不具备公正的裁决意愿和能力,他们作出的仲裁结果也只能代表少数人意见,国际社会难以承认和接受,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理所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南海仲裁庭的仲裁很有可能造成司法判例前后不一,破坏的是《公约》所建立的法律制度的完整性和权威性,损害的是缔约国的权利和合法利益,也不利于国际法的发展。

  埃及亚洲问题专家侯赛因·伊斯梅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09年,在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布局下,南海问题迅速成为美国维护地区霸权地位、对中国进行战略牵制的重要抓手。美国制造所谓的“南海紧张局势”,插手地区相关事务,打破南海原有的平静,试图将一些国家纳入自己的“保护伞”,维护自己的海上霸主地位。近几个月来,南海问题持续升温,美国也加强了在该地区的军事活动,美军航母在南海附近海域展开联合行动,大肆对中国炫耀武力。这种激进的做法显示出美国为了维护自身的绝对影响力,不惜制造事端以达到制衡中国的目的。

埃及亚洲问题专家侯赛因·伊斯梅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09年,在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布局下,南海问题迅速成为美国维护地区霸权地位、对中国进行战略牵制的重要抓手。美国制造所谓的“南海紧张局势”,插手地区相关事务,打破南海原有的平静,试图将一些国家纳入自己的“保护伞”,维护自己的海上霸主地位。近几个月来,南海问题持续升温,美国也加强了在该地区的军事活动,美军航母在南海附近海域展开联合行动,大肆对中国炫耀武力。这种激进的做法显示出美国为了维护自身的绝对影响力,不惜制造事端以达到制衡中国的目的。

  埃及官方媒体《金字塔报》发表文章称,美国并不掩饰其在南海问题幕后所扮演的角色,频频在太平洋海域举行军演,并把大量军力置于亚太地区,维护其所谓的“航行自由”,实际上无助于解决任何问题。文章称,美国的外交政策因为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而变得更具侵略性,南海争议的加剧就是美国“重返亚太”、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结果。众所周知,美国插手其他国家事务的传统由来已久,在英国、法国、荷兰等国对东南亚的政治和经济控制结束后,美国就一直在这一区域干预各国事务。文章说,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在《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都有明确提及和确认,日本被要求归还其占领的中国领土。文章认为,在尊重中国主权以及《宣言》的前提下,南海问题可以通过对话协商解决。

埃及官方媒体《金字塔报》发表文章称,美国并不掩饰其在南海问题幕后所扮演的角色,频频在太平洋海域举行军演,并把大量军力置于亚太地区,维护其所谓的“航行自由”,实际上无助于解决任何问题。文章称,美国的外交政策因为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而变得更具侵略性,南海争议的加剧就是美国“重返亚太”、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结果。众所周知,美国插手其他国家事务的传统由来已久,在英国、法国、荷兰等国对东南亚的政治和经济控制结束后,美国就一直在这一区域干预各国事务。文章说,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在《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都有明确提及和确认,日本被要求归还其占领的中国领土。文章认为,在尊重中国主权以及《宣言》的前提下,南海问题可以通过对话协商解决。

  印度国防研究与分析所研究员萨洙韦研究发现,历史上,美国有过多次拒不执行国际法院裁定的记录,如20世纪80年代“尼加拉瓜军事和准军事活动案”的判决。在南海争端中,美国却要求中国遵守仲裁,这明显是双重标准,因此,出于政治目的的仲裁结果不过是废纸一张,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仲裁有正当合理的理由。中国主张当事国谈判解决南海争端,实际上中国一直也是这么做的,这值得赞赏。萨洙韦说,美国在南海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其根本动机和目的是遏制中国,这种依靠炫耀武力的方式来推动解决领土争端解决不了问题,领土争端和划界纠纷最终应该通过协商对话来解决。

印度国防研究与分析所研究员萨洙韦研究发现,历史上,美国有过多次拒不执行国际法院裁定的记录,如20世纪80年代“尼加拉瓜军事和准军事活动案”的判决。在南海争端中,美国却要求中国遵守仲裁,这明显是双重标准,因此,出于政治目的的仲裁结果不过是废纸一张,中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仲裁有正当合理的理由。中国主张当事国谈判解决南海争端,实际上中国一直也是这么做的,这值得赞赏。萨洙韦说,美国在南海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其根本动机和目的是遏制中国,这种依靠炫耀武力的方式来推动解决领土争端解决不了问题,领土争端和划界纠纷最终应该通过协商对话来解决。

  对话协商才是解决南海争端的最好方式

对话协商才是解决南海争端的最好方式

  如何解决南海问题?巴西中国研究所所长罗尼·林斯非常赞赏中国政府提出并始终坚持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观点。他说,中国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通过规则和机制管控争议,通过开发与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坚持维护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及南海和平稳定。作为邻邦,菲律宾应该通过和中国进行对话协商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任何第三方牵涉其中,只会制造新的麻烦和事端。因为第三方的目的并不是解决冲突,而只是为了获取利益。

如何解决南海问题?巴西中国研究所所长罗尼·林斯非常赞赏中国政府提出并始终坚持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观点。他说,中国坚持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通过规则和机制管控争议,通过开发与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坚持维护南海航行和飞越自由及南海和平稳定。作为邻邦,菲律宾应该通过和中国进行对话协商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任何第三方牵涉其中,只会制造新的麻烦和事端。因为第三方的目的并不是解决冲突,而只是为了获取利益。

  西澳大利亚大学教授维维安·路易斯·福布斯也持同样观点。他认为,当事国之间通过磋商化解矛盾是最好的争端解决方式,当事双方应该回到谈判桌上用和平对话方式来解决争端,而不应该屈从于外部力量,外部干预不会带来好的结果。

西澳大利亚大学教授维维安·路易斯·福布斯也持同样观点。他认为,当事国之间通过磋商化解矛盾是最好的争端解决方式,当事双方应该回到谈判桌上用和平对话方式来解决争端,而不应该屈从于外部力量,外部干预不会带来好的结果。

  雅斯凯尼亚认为,在处理南海争端上,中国始终遵守《宣言》精神,秉持最大诚意,主张通过对话与合作消弭分歧,妥善处理。有关各方应积极履行《宣言》内容,这是维护睦邻友好的要素。南海地区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东盟国家携手共同维护。

雅斯凯尼亚认为,在处理南海争端上,中国始终遵守《宣言》精神,秉持最大诚意,主张通过对话与合作消弭分歧,妥善处理。有关各方应积极履行《宣言》内容,这是维护睦邻友好的要素。南海地区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东盟国家携手共同维护。

  富凯表示,南海地区现在最需要的是合作,而非争斗。合作不仅可以共同开发海洋资源,合力保护海洋环境,促进经济发展,而且为合理解决主权争端创造机会。争斗不但不利于经济发展,还会破坏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端的氛围,使原本就很复杂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难解。

富凯表示,南海地区现在最需要的是合作,而非争斗。合作不仅可以共同开发海洋资源,合力保护海洋环境,促进经济发展,而且为合理解决主权争端创造机会。争斗不但不利于经济发展,还会破坏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端的氛围,使原本就很复杂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难解。

(本报布鲁塞尔、首尔、柏林、里约热内卢、新德里、华沙、开罗、堪培拉7月11日电 记者任彦、陈尚文、管克江、颜欢、王海林、苑基荣、李增伟、韩晓明、李锋)

本文由www.3983.com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支持中国南海问题立场声音愈发强劲,南海仲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