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机轰炸上海,死者堆积如矮墙

在80年前的今天,1937年8月23日 (农历七月十八),日机轰炸上海,平民死伤无数。

日机轰炸上海

2016年08月23日 14:50来源:我爱历史网阅读量:34 分享到:

20世纪30年代末,日军开始加快对中国上海的侵略扩张,甚至不惜出动了日机轰炸。那么,日本是怎样轰炸上海?日军轰炸造成哪些人员伤亡?下面跟随小编一起来回顾这段历史。

据报纸报道,1937年8月23日午后1时,在上海公共租界,江西路附近,“有一炸弹自天空落在美国海军堆栈 屋上,直穿三层楼至底层”,“又有一弹落在南京路,直坠先施公司三层阳台上,当即爆发,永安与先施两公司及邻近各商店大受损伤,管理红绿灯及指挥交通之巡捕及两公司顾客,与来往之中外人士,被炸死伤者达七百以上”。

28日下午2时许,在上海南站,“敌机十二架,在南站附近共投炸弹八枚,该站站台、天桥及水塔、车房被炸毁, 同时在站台候车离沪难民均罹于难,死伤达六七百人。死者倒卧一地,伤者转侧呼号,残肢头颅,触目皆是,血流成渠,泥土 尽赤,景象之惨,无以复加。”

“二十八日南站的大轰炸,难民死七百人,伤不计其数。三十一日,在杨行汽车站候车离沪的难民伤兵二百余人,全数炸死。”血泊中的大上海:一个亲历者的叙述。

图片 1

“一千五百年前,中国用书籍征服了日本;而现在,日本却用坦克和大炮来答礼。”卢沟桥事变后第四天,英国记者贝特兰冒着生命危险从日本到达北京采访。卢沟桥事变后,大批外国记者来到中国,争相报道发生在中国大地上战争。美国记者勃鲁司以日记的形式记下1937年的上海战事,并起名为《上海不宣之战》。此书收入刚刚出版的“外国记者眼里的抗日战争”丛书。责任编辑张树说,这是《上海不宣之战》首次与读者见面。

图片 2

图片 3

今天翻读这本书,仍觉血腥。这里摘录几则勃鲁司的日记。

“一千五百年前,中国用书籍征服了日本;而现在,日本却用坦克和大炮来答礼。”卢沟桥事变后第四天,英国记者贝特兰冒着生命危险从日本到达北京采访。卢沟桥事变后,大批外国记者来到中国,争相报道发生在中国大地上战争。美国记者勃鲁司以日记的形式记下1937年的上海战事,并起名为《上海不宣之战》。此书收入刚刚出版的“外国记者眼里的抗日战争”丛书。责任编辑张树说,这是《上海不宣之战》首次与读者见面。

据报纸报道,1937年8月23日(距今80年)午后1时,在上海公共租界,江西路附近,“有一炸弹自天空落在美国海军堆栈 屋上,直穿三层楼至底层”,“又有一弹落在南京路,直坠先施公司三层阳台上,当即爆发,永安与先施两公司及邻近各商店 大受损伤,管理红绿灯及指挥交通之巡捕及两公司顾客,与来往之中外人士,被炸死伤者达七百以上”。

今日上海又发生惨案,继八月十四日星期六血案后,又致无辜之人民及非战斗员死伤八百余人之多。此案发生于上海热闹市区之中心,即先施公司百货商店之门前,一大型之炸弹,一说或系炮弹,自天空落下,擦着先施房子而落于路上,爆裂力甚巨,并损及对面之永安公司,此处附近一带立刻血溅街衢,惨不忍睹,于是上海受星期六血案之惊息未定,又遭二次之打击,全市顿成麻木之状,营业完全停止。

今天翻读这本书,仍觉血腥。这里摘录几则勃鲁司的日记。

28日下午2时许,在上海南站,“敌机十二架,在南站附近共投炸弹八枚,该站站台、天桥及水塔、车房被炸毁, 同时在站台候车离沪难民均罹于难,死伤达六七百人。死者倒卧一地,伤者转侧呼号,残肢头颅,触目皆是,血流成渠,泥土 尽赤,景象之惨,无以复加。”

作者于出事后一二分钟即趋至先施公司门首调查,作者莅场之时,救护车尚未驰到,万国商团亦未到场,离炸弹爆裂,为时不过数分钟。此时之情况,即上海着名之日升楼角上最热闹之区,顿变成肃然无声,人迹杳然之地狱。此时万物皆呈静状,惟一听见之声音仅先施公司二楼之自来水管被炸毁,水流如注之声音而已。先施门外之死伤者,因炸弹之炸力猛烈,其尸身皆飞过南京路而堆积于南面之永安公司门首,弹落之处除小堆之残肢断足外,又净无一物。炸伤之人,有气息奄奄,尚未死者,观其满身血迹,疼痛必剧,然其动作迂缓,似并未受伤者,细思其故,乃恍然悟爆炸之巨声已使其耳聋神乱,失其受伤之常态,此时已漠然不能动。故死伤人数之中,竟不易辨认谁死谁生,真罕见之景况也。

今日上海又发生惨案,继八月十四日星期六血案后,又致无辜之人民及非战斗员死伤八百余人之多。此案发生于上海热闹市区之中心,即先施公司百货商店之门前,一大型之炸弹,一说或系炮弹,自天空落下,擦着先施房子而落于路上,爆裂力甚巨,并损及对面之永安公司,此处附近一带立刻血溅街衢,惨不忍睹,于是上海受星期六血案之惊息未定,又遭二次之打击,全市顿成麻木之状,营业完全停止。

“二十八日南站的大轰炸,难民死七百人,伤不计其数。三十一日,在杨行汽车站候车离沪的难民伤兵二百余人,全 数炸死。”

死伤者堆积如矮墙,其上则为两百货公司之橱窗,窗上之玻璃已尽成粉碎,窗内所陈之玩具,散布于尸身之上,亦炸破入人体。两公司门内亦死伤满屋,其中尽系店员及购物之人,皆惨遭炸毙,有死于楼梯上者,有方在电梯中而毙命者,形状各一,惨不忍睹。浙江路南京路十字路中之交通指挥塔,司红绿灯之印度巡捕,已炸成残体,其尸身倒挂于塔上之栏杆上,为状狞恶,不堪入目。至交通指挥塔,虽系钢造,经炸弹之碎片击中,已有多数之洞穴,状如蜂巢。两公司内所有一切玻璃,已尽成粉碎,与屋中各种炸碎之物屑,皆横飞各处,满积于马路之中,南京路上靠先施公司一面,二楼上之自来水管破裂,水源源不绝而流,经尸身而流入街中,水中和以血液,于是路旁尽成血水,同时又橱窗一面,内陈列香水,经炸破后,香水四溢,于是血腥气与香气混合而成怪异之气味,触鼻后令人发呕。出事后据当局之调查,称死者约三百人。

作者于出事后一二分钟即趋至先施公司门首调查,作者莅场之时,救护车尚未驰到,万国商团亦未到场,离炸弹爆裂,为时不过数分钟。此时之情况,即上海着名之日升楼角上最热闹之区,顿变成肃然无声,人迹杳然之地狱。此时万物皆呈静状,惟一听见之声音仅先施公司二楼之自来水管被炸毁,水流如注之声音而已。先施门外之死伤者,因炸弹之炸力猛烈,其尸身皆飞过南京路而堆积于南面之永安公司门首,弹落之处除小堆之残肢断足外,又净无一物。炸伤之人,有气息奄奄,尚未死者,观其满身血迹,疼痛必剧,然其动作迂缓,似并未受伤者,细思其故,乃恍然悟爆炸之巨声已使其耳聋神乱,失其受伤之常态,此时已漠然不能动。故死伤人数之中,竟不易辨认谁死谁生,真罕见之景况也。

血泊中的大上海:一个亲历者的叙述

今日下午二时南火车站被日机轰炸,掷下炸弹数枚致无辜中国市民数百人炸死,及肢体炸残者,更令人目不忍睹。当日上海英文大美晚报第三版晚刊所载南站被炸之消息,上海市民所共读者,其标题为“大规模之屠杀”。事后据确实调查,死者计一百二十人,伤者四百人。

死伤者堆积如矮墙,其上则为两百货公司之橱窗,窗上之玻璃已尽成粉碎,窗内所陈之玩具,散布于尸身之上,亦炸破入人体。两公司门内亦死伤满屋,其中尽系店员及购物之人,皆惨遭炸毙,有死于楼梯上者,有方在电梯中而毙命者,形状各一,惨不忍睹。浙江路南京路十字路中之交通指挥塔,司红绿灯之印度巡捕,已炸成残体,其尸身倒挂于塔上之栏杆上,为状狞恶,不堪入目。至交通指挥塔,虽系钢造,经炸弹之碎片击中,已有多数之洞穴,状如蜂巢。两公司内所有一切玻璃,已尽成粉碎,与屋中各种炸碎之物屑,皆横飞各处,满积于马路之中,南京路上靠先施公司一面,二楼上之自来水管破裂,水源源不绝而流,经尸身而流入街中,水中和以血液,于是路旁尽成血水,同时又橱窗一面,内陈列香水,经炸破后,香水四溢,于是血腥气与香气混合而成怪异之气味,触鼻后令人发呕。出事后据当局之调查,称死者约三百人。

8月24日,《救亡日报》报道说:

来炸南站之日机,共计八架,共投弹五枚,为首二弹即落于月台上,于是月台上候车之难民,惨遭屠杀,尸体横飞,遍地皆是。另一弹落于贫民居住之三关区,该处人烟极为稠密,死伤极重。第四第五两弹则落于陆家浜路及兵工厂路,弹落时路上民众正多,致死伤惨重。

今日下午二时南火车站被日机轰炸,掷下炸弹数枚致无辜中国市民数百人炸死,及肢体炸残者,更令人目不忍睹。当日上海英文大美晚报第三版晚刊所载南站被炸之消息,上海市民所共读者,其标题为“大规模之屠杀”。事后据确实调查,死者计一百二十人,伤者四百人。

记者有一个亲戚,是八月二十三日逃出来的。他以为这次战争跟“一·二八”差不多,所以,当一条街都搬光了,他 仍与二袋白米共存亡。但是,枪声却一天天紧了,他很后悔,但已经晚了。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他们的楼前窗外一片通红 ,他们以为是隔壁火烧了,连忙从屋子里逃了出来,躲到弄堂里去,他们抖索着从弄堂门向外望,那斜对面的祥裕里房子已经 是火光冲天了。

日机在此处之投弹毁坏,极属可悲可泣,因死者大半皆系平民,受伤者皆在月台上候车逃难之难民,方候下午迟到之一点三十分火车,逃出战区,往乡间平静之处,殊未料大难临头也。

来炸南站之日机,共计八架,共投弹五枚,为首二弹即落于月台上,于是月台上候车之难民,惨遭屠杀,尸体横飞,遍地皆是。另一弹落于贫民居住之三关区,该处人烟极为稠密,死伤极重。第四第五两弹则落于陆家浜路及兵工厂路,弹落时路上民众正多,致死伤惨重。

对亲身经历的恐怖,他叙述道:飞机的轰炸,使四外奔逃的群众,接二连三地倒下。一个中年男子,背部被炸出茶杯 大小的窟窿,红得发紫的血不断地从那涌出来,当他倒下的时候,他还用左手从上身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来,反手过去掩护自 己的伤口,这个动作只做到一半,他的呼吸便停止了。我正预备代他发出求救的呼声,另一个更惨的情状夺取了我的视线,一 个守白衣黑裤的妇人,右臂虽被炸去,却还乱哭乱嚷的向西奔跑,等到她听到路旁的人说她炸断手臂的时候,仅仅“回首一顾 ”,便不声下响地倒了下来。

日机每队三架,今日整日轰炸闸北,引起火灾数处。闸北轰炸,成为每天例行之事,投弹无算,以致记者拟将空袭次数及投弹数目作成统计之初衷,不得不放弃,因其数目实计不胜计。日机自晨迄暮轰炸太仓,烟尘弥天,但无火灾。

日机在此处之投弹毁坏,极属可悲可泣,因死者大半皆系平民,受伤者皆在月台上候车逃难之难民,方候下午迟到之一点三十分火车,逃出战区,往乡间平静之处,殊未料大难临头也。

街道中,汽车和人力车部都在运送着鲜血满身的男女,其中有一辆人力车上,一位穿着黑拷绸短衫裤的老年人,双手 抚着他被炸破的头颅,疯狂似的叫喊着。在他的两膝间,还僵卧着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孩子。

日机今日整天在闸北上空飞翔,继续投弹,同时发炮猛轰。此为一星期来本线最大之活动。傍晚时,苏州河以北一带均笼罩在烟尘之中。

日机每队三架,今日整日轰炸闸北,引起火灾数处。闸北轰炸,成为每天例行之事,投弹无算,以致记者拟将空袭次数及投弹数目作成统计之初衷,不得不放弃,因其数目实计不胜计。日机自晨迄暮轰炸太仓,烟尘弥天,但无火灾。

闸北东部及北部,昨夜及今晨照例被飞机大炮轰炸,主要地点为商务印书馆及宝山路等处。轰炸麦根路之飞机,投下极猛烈之炸弹,地面上华军亦以炮火射击。

日机今日整天在闸北上空飞翔,继续投弹,同时发炮猛轰。此为一星期来本线最大之活动。傍晚时,苏州河以北一带均笼罩在烟尘之中。

今晨及午后,日机猛炸闸北。投下之弹以百数计,多处被炸起火。一次记者见日机六架,同时投弹轰炸北站西苏州河以北约一千码路轨上之一段。炸烈之猛,全沪为之震动。

闸北东部及北部,昨夜及今晨照例被飞机大炮轰炸,主要地点为商务印书馆及宝山路等处。轰炸麦根路之飞机,投下极猛烈之炸弹,地面上华军亦以炮火射击。

闸北照例之轰炸,今日仍照常举行。

今晨及午后,日机猛炸闸北。投下之弹以百数计,多处被炸起火。一次记者见日机六架,同时投弹轰炸北站西苏州河以北约一千码路轨上之一段。炸烈之猛,全沪为之震动。

日机今日下午以迅速及猛烈之行动轰炸铁路管理局美丽之房屋,该屋现已有一半被毁,因前曾谓日机投弹不准确,不能击中,故有今日之举,以泄其愤。

闸北照例之轰炸,今日仍照常举行。

日机今日下午以迅速及猛烈之行动轰炸铁路管理局美丽之房屋,该屋现已有一半被毁,因前曾谓日机投弹不准确,不能击中,故有今日之举,以泄其愤。

本文由www.3983.com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机轰炸上海,死者堆积如矮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