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单刀赴会,自制迫击炮平射炸开伪军炮

<p><strong>  在日军据点里吃午饭</strong></p><p>  临涣集是安徽宿县西部的一个古镇,战略位置十分重要。1938年夏季,日军侵占宿县后,在这里安置据点,派有重兵驻守。</p><p>  1939年6月初,担任八路军少将参谋、豫皖苏省委书记的张爱萍和新四军游击支队民运科长刘作孚一起,在中共皖东北特委秘密党员刘子吾引导下,风尘仆仆到达临涣城下。时近中午,又饥又渴的张爱萍提出要到日军据点里吃午饭。</p><p>  此话一出,可把带路的刘子吾吓坏了,他望着日伪军盘查赶集群众的情形,心里突突直跳。为了对张爱萍的安全负责,他说啥也不同意,要求绕过临涣集东进。然而,他哪里知道,张爱萍进据点吃午饭的真正目的是深入敌穴,了解敌情。</p><p>  久经沙场的张爱萍看着刘子吾着急的样子,笑了,他拍了拍刘子吾的肩膀,心平气和地说:“老刘同志,不用担心。我们穿着便衣,只要沉着应对,混在赶集的群众里头,日军怎么能看出我们是什么人?不用怕,跟着走!”刘子吾说不过他,只好服从命令,跟着张爱萍,夹在赶集的人群中,大模大样地向街心走去。</p><p>  日伪时期,临涣集虽然萧条,但街道两边仍有不少店铺和小商贩,在街道旁搭起席篷,叫卖着烧饼、油条、馒头、面条等,有的还卖酒菜。张爱萍走进一个席篷里,大大方方地坐在一条长凳上,要来3碗卤面、3个烧饼,招呼刘作孚和刘子吾坐下吃饭。</p><p>  张爱萍的大胆举动,使刘子吾吃了一惊,连忙轻声提醒:“鬼子经常出来巡逻!”正在这时,赶集的人群一阵骚动,“鬼子来啦!”有的人边喊边四散逃去。刘子吾赶紧拉着张爱萍着急地说:“咱们也躲躲吧!”</p><p>  张爱萍沉着地朝街道上扫了一眼,安慰他说:“店家都不慌,我们慌什么!谅必敌人一下也认不出来,我们吃我们的。”说完,他把笠帽戴在头上,边吃饭边观察日军的动静。只见一小队端着枪的日本巡逻兵走了过来,向周围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又继续前行。不大一会儿,他们又回头巡视了一遍,看到临涣集上“太平无事”,便回到了驻地。然而,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就在他们眼皮底下,有一个中共高级军官在吃午饭。看着日军远去的背影,张爱萍深刻意识到,在皖东北,日军人地两生,再强大也会有弱点,只要抓住战机,就一定能战胜它。想到这里,他开心地笑了。</p><trs_page_separator></trs_page_separator><p><strong>  老周圩子“卧底”歼顽敌</strong></p><p>  1940年3月上、中旬,张爱萍率部西进宿(县)、灵(璧)边区,建立抗日根据地。这件事震惊了国民党顽固派灵璧县长兼第二支队队长许志远,他亲自带两个连到立煌县向国民党安徽省政府求救。同时,命令副队长徐合璧率主力进驻泗(县)北老周圩子,固守待援,成为国民党顽固派在皖东北地区的一颗硬钉子。</p><p>  为巩固皖东北团结抗战的局势,张爱萍1940年3月20日率部回师后,就抓住许志远脱离部队的战机,筹划拔掉这颗硬钉子。他一面致电淮南新四军部队,要求在许志远率部归途中,将其截获,收缴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增援他的武器弹药;一面去找泗县爱国民主人士、负责许志远支队后勤工作的苌宗商密谈,征求意见,摸清情况,商议攻取老周圩子的方略。</p><p>  从苌宗商处归来后,张爱萍连夜召开由一团团长张太生、十一团团长赵汇川、十二团团长徐崇富和独立团团长张振球参加的军事会议。张爱萍分析认为:老周圩子围墙高,内设炮楼和碉堡;圩沟又宽又深,只有走吊桥才能进圩子;许志远的那支部队经多年经营,有一定战斗力,加上工事坚固,防守严密,若强攻将付出很大代价。他认为对老周圩子应以智取为上,并提出由自己带警卫班进驻老周圩子“卧底”,待机而行。参加会议的同志都赞成智取,但一致反对张爱萍去“卧底”,认为这样做危险太大。</p><p>  对于战友们的关心爱护,张爱萍十分感激,但他并没有改变前去“卧底”的决心。他通过进一步分析研究,让大家感到,去老周圩子“卧底”,虽然有一定冒险,但自己是皖六区军政推进委员会分管军事工作的副主任,到许志远的二支队巡查,名正言顺;同时,老周圩子圩主周汉波是我党统战对象,和自己私交也不错,一旦发生危险,他定会出面保护;加上有4个团做后盾,在许志远外出的情况下,副队长徐合璧不会轻举妄动。只要相机行事,对付这些地头蛇还是有把握的。思想统一后,张爱萍发布命令:第二天夜里12点,一团攻占大庄,十一团攻占李圩,十二团攻占岗头,拔掉许志远支队驻守各村的外围据点。</p><p>  第二天黄昏,张爱萍带领警卫班,到达老周圩子南门。这时圩门已关,张爱萍要求守门的哨兵赶快向徐队长、周圩主报告,张爱萍有要事相商。徐合璧见张爱萍只带一个警卫班,就和圩主周汉波一起,将张爱萍迎进了炮楼。周汉波摆上酒菜招待。寒暄之后,徐合璧说出许志远被扣押一事,请求张爱萍致电淮南新四军放行。张爱萍将计就计,安慰他说:“可能是误会,我发个电报让他们放行!”他当即拟好电文稿,让徐合璧过目后,派通讯员送回去急发,并将有关情报一起带回去。吃完饭后,张爱萍假装醉酒,留在炮楼里睡觉。</p><p>  与此同时,一团和十一团主力按照张爱萍的部署,在夜幕掩护下,将老周圩子包围。当晚12时,四总队各团分别攻占了大庄、李圩、岗头据点。张爱萍也命令警卫班把炮楼里的4个哨兵和两个机枪手捆绑起来,占领了炮楼。圩外的枪声惊醒了徐合璧,他急忙到炮楼里找张爱萍问明情况,张爱萍示意警卫员收缴了徐合璧的枪,并列数许志远以抗日为名,暗中勾结日伪顽匪,破坏抗日的罪行,严令其率部投降。这时,周汉波已命部下放下吊桥,新四军四总队一团和十一团官兵奋勇冲入圩内。徐合璧见大势已去,只好下令各营就地缴械投降。</p><p>  智取老周圩子,为皖东北地区消除了隐患,稳定了社会秩序。1940年3月24日,在泗县青阳镇召开了全区第一届各界人士代表大会,建立了由共产党领导的皖东北抗日民主政权,同时成立了皖东北保安司令部,张爱萍任司令,赵汇川为副司令。这标志着皖东北抗日根据地的正式建立。</p><trs_page_separator></trs_page_separator><p><strong>  6月天穿皮袄挡住敌子弹</strong></p><p>  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创建初期,部队没有固定的供给单位,生活相当艰苦,吃的靠官兵宿营时就地筹集,穿的是当地农民自织自染的粗布军装,到了夏天,单衣供应不上,只好抽去棉衣中的棉絮凑合着穿。张爱萍作为皖东北新四军的最高首长,坚持和官兵同吃同住,从不搞特殊化。中共苏皖边区党委书记金明,看到他经常在夜间指挥部队作战,就把自己养伤期间得到的一件羊皮短袄转送给了张爱萍。没想到,这件羊皮袄却助张爱萍躲过一劫。</p><p>  1940年5月3日,中共中原局书记刘少奇率中原局机关到皖东北视察工作。第二天拂晓,驻守泗县和五河县城的日伪军,突然向皖东北中心区“扫荡”。为保护刘少奇和机关的安全,张爱萍组织部队跳出日伪军合围圈,北渡濉河,向青阳镇东北转移。不料,国民党江苏省保安第一纵队司令王光夏,乘机于5月13日率4个团侵占了朱湖、新行圩子等地。面对严峻形势,张爱萍奉命组织部队,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经激烈战斗,收复了朱湖和新行圩子及其附近20多个村庄。与此同时,刘少奇急令八路军苏鲁豫支队一大队、陇海南进支队和苏皖纵队一团赶来增援,战斗持续了13天,歼敌1000余人,将王光夏的顽军全部赶回运河以东地区。</p><p>  王光夏不甘心失败,同年6月,又集中7个团,向皖东北抗日根据地进犯。张爱萍奉命组织部队反击,经两天一夜激战,全歼王光夏2个团。在追击溃逃的王光夏时,张爱萍率新四军四总队,将顽敌一个加强营包围在成子湖北的山子头。这是一个围墙高、壕沟深、易守难攻的土圩子。为尽快歼灭该敌,张爱萍带领团长们进行实地侦察。他们借助山子头围墙外一个草棚子的庇护向里观察。由于围墙高,有些地方看不清楚,张爱萍就爬上草棚里的一个草堆观察,发现左侧有一段断墙,可以翻越,作为攻击的突破口十分有利。他心里很高兴,转身告诉各团长时,突然感到后背上像被重拳猛击一下,便从草堆上摔了下来。</p><p>  大家赶忙上前将张爱萍扶了起来。张爱萍告诉大家,有个凉飕飕硬邦邦的东西滑到了腰带间,翻开羊皮袄,取出一看,竟是一枚子弹头。仔细检查,又见羊皮袄后背被子弹打穿了个洞,张爱萍的后背被划破一层皮,正在流血。大家齐称好险。张爱萍却不在意,经卫生人员处理好伤口,又继续指挥突击部队,由断墙处攻入山子头,很快将该敌全歼。</p><p>  部队返回时,这件事被刘少奇知道了,非要看看张爱萍的伤势不可,还叫来医生给张爱萍换了药。秘书刘彬在一旁开玩笑说:“张司令6月天穿大皮袄,挡住了敌子弹,真是洪福齐天!”刘少奇却批评张爱萍道:“人家要你当指挥员嘛,哪个叫你去当侦察兵?指挥员的伤亡对战斗胜败影响很大,羊皮袄是不能经常保险的。”</p><trs_page_separator></trs_page_separator><p> <strong> 多亏沙风拉了一把</strong></p><p>  1941年2月,时任新四军三师九旅旅长的张爱萍,奉命率2个团回师皖东北。面对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大部被日伪顽蚕食的严峻形势,张爱萍在深入侦察、掌握敌情的基础上,决心首克皖东北的中心青阳镇。决定由赵汇川率二十七团担任主攻,以主力由东向西沿东大街攻击,切断守敌南北联系,围歼伪军团部;由沙风率二十五团助攻,由西北攻击,形成对青阳伪军的合围,以突击队迅速夺取北小街,尔后主力直插北大街,配合二十七团全歼伪军刘永贵团。</p><p>  1941年2月11日21时,张爱萍一声令下,担任突击任务的二十七团二营,在营长牛子明率领下,以机枪、手榴弹为掩护,迅速突破敌前沿,越过深沟高墙进入镇内。当逼近敌炮楼时,遭到伪军顽强阻击,强攻不成。就在这时,张爱萍赶到前线。为减少伤亡,他和牛子明商定,组织部队在正面佯攻的同时,把地道挖到伪军炮楼下,将手榴弹捆在一起引爆,炸开炮楼,歼灭守敌。</p><p>  接着,张爱萍又带着侦察科长杨勋等人赶到镇西北二十五团沙风的指挥所。他听了沙风简要汇报的战斗进展情况,并到前沿阵地各营看了一遍。这时,天渐渐亮起来,守敌的火力仍然很猛,部队攻击遇到困难,产生了急躁情绪,伤亡不断增加。情况紧急,沙风领着张爱萍等人登上一座刚占领的小炮楼,以居高临下观察敌情,研究对策。</p><p>  小炮楼临街设有一个长方形的瞭望孔,平时有砖头堵着。要观察敌情时,就要把砖头抽开,看过后再堵上。因此,观察速度要快,间隙稍长,就会碰上敌人射来的子弹。尽管沙风强调危险,张爱萍还是非要看个清楚不可,接连看了三次,都没有看清楚,第四次换了角度,才发现右下侧有个敌人的火力点。他边看边思索作战方案,沙风感到时间太长,就猛地把他拉开了,张爱萍转身甩开沙风的手,喊道:“你搞什么鬼!”</p><p>  说来也巧,就在此时,一颗子弹从观察孔外射入,打到后边的墙上……在场的官兵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沙风又惊又喜地说:“旅长命真大,多危险啊!”张爱萍也说道:“不是你拉了一把,今天我真是报销了。”</p><p>  之后,张爱萍确立了作战方案,他一改夜间作战的习惯,决定天亮后继续攻歼守敌。经二十五团、二十七团官兵同心协力,艰苦奋战,到12日9时结束战斗,毙敌100余人,俘伪军副团长以下600多人,缴获机枪6挺和一批武器装备及物资。</p><p>  青阳镇首战告捷,振奋了皖东北抗日军民。张爱萍乘胜率九旅横扫侵占皖东北地区的日伪顽匪,经40天连续作战,收复了皖东北抗日根据地。接着,又组织力量,平定了洪泽湖匪患,使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得到了巩固和发展。</p>

编者按:张爱萍(1910-2003),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四川省达县人,1925年参加革命,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红军时期,曾任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

1939年,张爱萍出任豫皖苏省委书记,要在安徽北部开创新四军的根据地,这里活动着很多国军,张爱萍少不了要跟他们打交道。

张楼位于安徽泗县东北部,是淮北根据地连接东西的必经要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抗日战争时期,曾任中共豫皖苏省委书记、八路军苏皖纵队政委、新四军第三师副师长兼苏北军区副司令员、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淮北军区司令员等职,领导建立了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开辟了苏皖边区敌后抗日根据地、苏北抗日根据地,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

让张爱萍没想到的是,当地有两支国军竟自相争斗起来。不过,这事说起来还和张爱萍有关系。

1938年秋,日军侵占泗城后,张楼大恶霸地主张海生投靠日军,被委任为伪淮海省“剿匪”第6总队司令兼自卫团长。张海生依仗日军支持,强拉民伕,在张楼挖圩壕、修炮楼、建据点,并以此为依托,经常袭扰我泗睢、泗宿县抗日根据地,先后捕杀我八路军、新四军干部战士、民兵、群众等百余人。周围数十里的人民群众无不对之切齿痛恨,盼望我军早日拔除这一抗日根据地内最大的汉奸据点。

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中军区副司令员、第三野战军前线委员会委员、华东海军司令员兼政委。

图片 1

在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苏鲁豫支队共同曾于1940年4月发起攻打张楼的战斗;新四军第4师9旅25团也曾于1941年再次攻打张楼,两次对其攻击均因条件不成熟和附近日军出兵增援未获成功。随着抗日形势的好转,为打破敌我长期僵持局面,畅通淮北根据地东西往来之路,新四军决定于1944年6月再次对张楼据点张海生部发动攻击。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解放军第七兵团暨浙江军区司令员、华东军区兼第三野战军参谋长、浙东前线指挥部司令员兼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等职。

有个第六专区专员,叫盛子谨,兼任保安司令,此人思想很进步,非常认同新四军的抗战战略,跟张爱萍关系很好。但是,另一派力量,灵壁县长兼第五游击纵队第二支队司令的许志远,却对新四军很敌视,顺带也对盛子谨很看不顺眼。

张楼分前后张楼。前后张楼两个圩子及7个外围据点共驻有伪军2000余人,且装备精良。新四军4师首长决定由9旅26团先攻克后张楼,待后张楼攻克后,再乘胜攻克前张楼。后张楼由大汉奸张海生率部400余人驻守,该据点工事坚固,围墙高4米,墙外沟宽水深,沿围墙筑有20多个地堡,据点四角各有一个高大坚固的碉堡。外壕沟宽约10米,壕内埋有竹签、三角钉等物。团里决定1营为主攻营,3营为副攻营,1营分配我所在的1连为突击连。

1959年9月后,历任国防科委副主任、国防工业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军委委员等职,主持国防科技、装备和国防工业工作。

有一天,张爱萍请盛子谨去开会,没想到回来时遭到伏击,盛子谨本人逃跑了,却牺牲了好几位同行的新四军干部。

战斗发起前,我连在沙盘上进行了演练,旅长韦国清亲自指导我们连沙盘作业。6月17日黄昏前,团部用炮火轰击敌据点内东北角的大炮楼。在炮火的掩护下,我连兵分两路向据点内敌人发起了猛烈冲锋,各突击队按指定的任务,奋不顾身地跳下围壕,竖起梯子,爬上了围墙,猛掷手榴弹,大约15分钟即突入圩内,并迅速占领两个地堡及附近阵地,打开了突破口。接着连队的二梯队也迅速投入了战斗,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反冲锋。

1977年3月始,历任中央军委委员、国防科委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

张爱萍大怒,说一定是许志远干的,就下令把许志远扣留了。但许志远在老周圩子的部队还在,对新四军始终是个威胁,张爱萍就决定亲自去老周圩子,拿下许志远的副官许合璧。

经过激烈战斗,我连又很快占领了据点内的一片佃户房。由于敌人大部已退守据点之大瓦房院内继续顽抗,并用各种火器向我突入圩内的战士猛烈扫射,部队无法前进。为了尽快消灭敌人,我军及时调来一门自己制造的平射迫击炮,用这门炮把敌人大瓦房院东北角的炮楼打开了一个洞,战士们随即勇猛冲入,以刺刀、手榴弹与敌人拼杀。此时,大瓦房院内之敌已慌作一团,曾几次企图突围。我连立即命令部队要全歼院内的敌人,并一鼓作气逐屋作战,全歼了院内的敌人。此次战斗共俘虏伪军大队长以下269人,打死64人,缴获重机枪一挺,轻机枪4挺,掷弹筒7具,步枪362只。随着我团攻占后张楼,前张楼守敌发生动摇逃跑,被我4师11旅歼灭。当日上午泗县城日伪军400余人在飞机掩护下,企图接应前张楼之敌突围,又被我9旅25团歼灭。

张爱萍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大家担心太危险,不让张爱萍去,张爱萍却笑着说:一个小小的副官,能吓倒我?说完,带着一个警卫员就去了。

张楼大捷后,新四军陈毅军长特来电祝贺,电文称:“经一昼夜激战,将前后张楼之敌全歼,全赖你们指挥有方,全体指战员用命,发扬了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殊堪嘉奖……”

2010年1月9日,是张爱萍百年诞辰,本刊特编发此文,以示纪念。

当然,去之前,张爱萍让主力部队埋伏在老周圩子附近,听他的号令行事。

2010年1月9日,是开国上将张爱萍100周年诞辰。回顾历史,抗日战争时期,老将军历经艰险,团结带领抗日军民,创建皖东北抗日根据地的光辉业绩又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

图片 2

在日军据点里吃午饭

张爱萍名声在外,听说张爱萍来了,守吊桥的人吓坏了,不敢放吊桥。张爱萍说我就这两个人,你怕什么?进去后,许合璧一见到张爱萍,就指责新四军扣留许志远,张爱萍装作不知道,说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扣许司令?你放心,我一句话就能放了许司令。

临涣集是安徽宿县西部的一个古镇,战略位置十分重要。1938年夏季,日军侵占宿县后,在这里安置据点,派有重兵驻守。

为了赢得许合璧的信任,张爱萍当场写了条子,许合璧这才放松了警惕。但是,许合璧始终觉得张爱萍这次来不怀好意,就说请张将军喝酒,想套张爱萍的话。

1939年6月初,担任八路军少将参谋、豫皖苏省委书记的张爱萍和新四军游击支队民运科长刘作孚一起,在中共皖东北特委秘密党员刘子吾引导下,风尘仆仆到达临涣城下。时近中午,又饥又渴的张爱萍提出要到日军据点里吃午饭。

张爱萍酒量不错,但他喝酒上头,只喝了三杯,脸就红了。实际上,张爱萍心里非常清醒,只是故意装出喝醉的样子,开始“胡言乱语”。

此话一出,可把带路的刘子吾吓坏了,他望着日伪军盘查赶集群众的情形,心里突突直跳。为了对张爱萍的安全负责,他说啥也不同意,要求绕过临涣集东进。然而,他哪里知道,张爱萍进据点吃午饭的真正目的是深入敌穴,了解敌情。

由于“演技”精湛,许合璧还真被张爱萍骗倒了,终于放下心来。

久经沙场的张爱萍看着刘子吾着急的样子,笑了,他拍了拍刘子吾的肩膀,心平气和地说:“老刘同志,不用担心。我们穿着便衣,只要沉着应对,混在赶集的群众里头,日军怎么能看出我们是什么人?不用怕,跟着走!”刘子吾说不过他,只好服从命令,跟着张爱萍,夹在赶集的人群中,大模大样地向街心走去。

张爱萍“演戏”上了瘾,停不下来,抱着酒坛子“耍酒疯”,大呼大叫,天上的神仙地下的鬼,都被张爱萍骂了个遍。张爱萍就是想让许合璧完全放松对自己的警惕,被扶上床后,还故意发出巨大的呼噜声。

日伪时期,临涣集虽然萧条,但街道两边仍有不少店铺和小商贩,在街道旁搭起席篷,叫卖着烧饼、油条、馒头、面条等,有的还卖酒菜。张爱萍走进一个席篷里,大大方方地坐在一条长凳上,要来3碗卤面、3个烧饼,招呼刘作孚和刘子吾坐下吃饭。

许合璧对部下嘲笑说:这就是新四军的大干部?明明是个酒鬼!这下,许合璧彻底放了心,安心去睡觉了。

张爱萍的大胆举动,使刘子吾吃了一惊,连忙轻声提醒:“鬼子经常出来巡逻!”正在这时,赶集的人群一阵骚动,“鬼子来啦!”有的人边喊边四散逃去。刘子吾赶紧拉着张爱萍着急地说:“咱们也躲躲吧!”

图片 3

张爱萍沉着地朝街道上扫了一眼,安慰他说:“店家都不慌,我们慌什么!谅必敌人一下也认不出来,我们吃我们的。”说完,他把笠帽戴在头上,边吃饭边观察日军的动静。只见一小队端着枪的日本巡逻兵走了过来,向周围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又继续前行。不大一会儿,他们又回头巡视了一遍,看到临涣集上“太平无事”,便回到了驻地。然而,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就在他们眼皮底下,有一个中共高级军官在吃午饭。看着日军远去的背影,张爱萍深刻意识到,在皖东北,日军人地两生,再强大也会有弱点,只要抓住战机,就一定能战胜它。想到这里,他开心地笑了。

等许合璧走后,张爱萍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准备行动,但没想到出了个意外。许合璧有个士兵突然回屋,看到张爱萍一点不像喝醉酒的样子,知道张爱萍在“耍花招”,刚要大喊,张爱萍示意警卫员:干掉他!警卫员眼疾手快,扑上去就干掉了那人。

老周圩子“卧底”歼顽敌

张爱萍看时间不多了,让警卫员悄悄干掉了放哨的士兵,打开了大门,然后在炮楼上放起了一把火。

1940年3月上、中旬,张爱萍率部西进宿(县)、灵(璧)边区,建立抗日根据地。这件事震惊了国民党顽固派灵璧县长兼第二支队队长许志远,他亲自带两个连到立煌县向国民党安徽省政府求救。同时,命令副队长徐合璧率主力进驻泗(县)北老周圩子,固守待援,成为国民党顽固派在皖东北地区的一颗硬钉子。

埋伏在老周圩子外边的新四军战士看到信号,杀进了老周圩子。再说许合璧,被新四军从被窝里拽出来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看到张爱萍生龙活虎地站在自己面前,许合璧还在揉眼睛,说你不是喝醉了吗?

为巩固皖东北团结抗战的局势,张爱萍1940年3月20日率部回师后,就抓住许志远脱离部队的战机,筹划拔掉这颗硬钉子。他一面致电淮南新四军部队,要求在许志远率部归途中,将其截获,收缴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增援他的武器弹药;一面去找泗县爱国民主人士、负责许志远支队后勤工作的苌宗商密谈,征求意见,摸清情况,商议攻取老周圩子的方略。

张爱萍大笑,说:你这酒是好酒,可你这人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你这好酒也收买不了我!

从苌宗商处归来后,张爱萍连夜召开由一团团长张太生、十一团团长赵汇川、十二团团长徐崇富和独立团团长张振球参加的军事会议。张爱萍分析认为:老周圩子围墙高,内设炮楼和碉堡;圩沟又宽又深,只有走吊桥才能进圩子;许志远的那支部队经多年经营,有一定战斗力,加上工事坚固,防守严密,若强攻将付出很大代价。他认为对老周圩子应以智取为上,并提出由自己带警卫班进驻老周圩子“卧底”,待机而行。参加会议的同志都赞成智取,但一致反对张爱萍去“卧底”,认为这样做危险太大。

许合璧这才知道中了张爱萍的“醉酒计”了,但为时已晚,老周圩子的部队,被张爱萍率领新四军全部缴械。

对于战友们的关心爱护,张爱萍十分感激,但他并没有改变前去“卧底”的决心。他通过进一步分析研究,让大家感到,去老周圩子“卧底”,虽然有一定冒险,但自己是皖六区军政推进委员会分管军事工作的副主任,到许志远的二支队巡查,名正言顺;同时,老周圩子圩主周汉波是我党统战对象,和自己私交也不错,一旦发生危险,他定会出面保护;加上有4个团做后盾,在许志远外出的情况下,副队长徐合璧不会轻举妄动。只要相机行事,对付这些地头蛇还是有把握的。思想统一后,张爱萍发布命令:第二天夜里12点,一团攻占大庄,十一团攻占李圩,十二团攻占岗头,拔掉许志远支队驻守各村的外围据点。

第二天黄昏,张爱萍带领警卫班,到达老周圩子南门。这时圩门已关,张爱萍要求守门的哨兵赶快向徐队长、周圩主报告,张爱萍有要事相商。徐合璧见张爱萍只带一个警卫班,就和圩主周汉波一起,将张爱萍迎进了炮楼。周汉波摆上酒菜招待。寒暄之后,徐合璧说出许志远被扣押一事,请求张爱萍致电淮南新四军放行。张爱萍将计就计,安慰他说:“可能是误会,我发个电报让他们放行!”他当即拟好电文稿,让徐合璧过目后,派通讯员送回去急发,并将有关情报一起带回去。吃完饭后,张爱萍假装醉酒,留在炮楼里睡觉。

与此同时,一团和十一团主力按照张爱萍的部署,在夜幕掩护下,将老周圩子包围。当晚12时,四总队各团分别攻占了大庄、李圩、岗头据点。张爱萍也命令警卫班把炮楼里的4个哨兵和两个机枪手捆绑起来,占领了炮楼。圩外的枪声惊醒了徐合璧,他急忙到炮楼里找张爱萍问明情况,张爱萍示意警卫员收缴了徐合璧的枪,并列数许志远以抗日为名,暗中勾结日伪顽匪,破坏抗日的罪行,严令其率部投降。这时,周汉波已命部下放下吊桥,新四军四总队一团和十一团官兵奋勇冲入圩内。徐合璧见大势已去,只好下令各营就地缴械投降。

智取老周圩子,为皖东北地区消除了隐患,稳定了社会秩序。1940年3月24日,在泗县青阳镇召开了全区第一届各界人士代表大会,建立了由共产党领导的皖东北抗日民主政权,同时成立了皖东北保安司令部,张爱萍任司令,赵汇川为副司令。这标志着皖东北抗日根据地的正式建立。

6月天穿皮袄挡住敌子弹

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创建初期,部队没有固定的供给单位,生活相当艰苦,吃的靠官兵宿营时就地筹集,穿的是当地农民自织自染的粗布军装,到了夏天,单衣供应不上,只好抽去棉衣中的棉絮凑合着穿。张爱萍作为皖东北新四军的最高首长,坚持和官兵同吃同住,从不搞特殊化。中共苏皖边区党委书记金明,看到他经常在夜间指挥部队作战,就把自己养伤期间得到的一件羊皮短袄转送给了张爱萍。没想到,这件羊皮袄却助张爱萍躲过一劫。

1940年5月3日,中共中原局书记刘少奇率中原局机关到皖东北视察工作。第二天拂晓,驻守泗县和五河县城的日伪军,突然向皖东北中心区“扫荡”。为保护刘少奇和机关的安全,张爱萍组织部队跳出日伪军合围圈,北渡濉河,向青阳镇东北转移。不料,国民党江苏省保安第一纵队司令王光夏,乘机于5月13日率4个团侵占了朱湖、新行圩子等地。面对严峻形势,张爱萍奉命组织部队,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经激烈战斗,收复了朱湖和新行圩子及其附近20多个村庄。与此同时,刘少奇急令八路军苏鲁豫支队一大队、陇海南进支队和苏皖纵队一团赶来增援,战斗持续了13天,歼敌1000余人,将王光夏的顽军全部赶回运河以东地区。

王光夏不甘心失败,同年6月,又集中7个团,向皖东北抗日根据地进犯。张爱萍奉命组织部队反击,经两天一夜激战,全歼王光夏2个团。在追击溃逃的王光夏时,张爱萍率新四军四总队,将顽敌一个加强营包围在成子湖北的山子头。这是一个围墙高、壕沟深、易守难攻的土圩子。为尽快歼灭该敌,张爱萍带领团长们进行实地侦察。他们借助山子头围墙外一个草棚子的庇护向里观察。由于围墙高,有些地方看不清楚,张爱萍就爬上草棚里的一个草堆观察,发现左侧有一段断墙,可以翻越,作为攻击的突破口十分有利。他心里很高兴,转身告诉各团长时,突然感到后背上像被重拳猛击一下,便从草堆上摔了下来。

大家赶忙上前将张爱萍扶了起来。张爱萍告诉大家,有个凉飕飕硬邦邦的东西滑到了腰带间,翻开羊皮袄,取出一看,竟是一枚子弹头。仔细检查,又见羊皮袄后背被子弹打穿了个洞,张爱萍的后背被划破一层皮,正在流血。大家齐称好险。张爱萍却不在意,经卫生人员处理好伤口,又继续指挥突击部队,由断墙处攻入山子头,很快将该敌全歼。

部队返回时,这件事被刘少奇知道了,非要看看张爱萍的伤势不可,还叫来医生给张爱萍换了药。秘书刘彬在一旁开玩笑说:“张司令6月天穿大皮袄,挡住了敌子弹,真是洪福齐天!”刘少奇却批评张爱萍道:“人家要你当指挥员嘛,哪个叫你去当侦察兵?指挥员的伤亡对战斗胜败影响很大,羊皮袄是不能经常保险的。”

多亏沙风拉了一把

1941年2月,时任新四军三师九旅旅长的张爱萍,奉命率2个团回师皖东北。面对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大部被日伪顽蚕食的严峻形势,张爱萍在深入侦察、掌握敌情的基础上,决心首克皖东北的中心青阳镇。决定由赵汇川率二十七团担任主攻,以主力由东向西沿东大街攻击,切断守敌南北联系,围歼伪军团部;由沙风率二十五团助攻,由西北攻击,形成对青阳伪军的合围,以突击队迅速夺取北小街,尔后主力直插北大街,配合二十七团全歼伪军刘永贵团。

1941年2月11日21时,张爱萍一声令下,担任突击任务的二十七团二营,在营长牛子明率领下,以机枪、手榴弹为掩护,迅速突破敌前沿,越过深沟高墙进入镇内。当逼近敌炮楼时,遭到伪军顽强阻击,强攻不成。就在这时,张爱萍赶到前线。为减少伤亡,他和牛子明商定,组织部队在正面佯攻的同时,把地道挖到伪军炮楼下,将手榴弹捆在一起引爆,炸开炮楼,歼灭守敌。

接着,张爱萍又带着侦察科长杨勋等人赶到镇西北二十五团沙风的指挥所。他听了沙风简要汇报的战斗进展情况,并到前沿阵地各营看了一遍。这时,天渐渐亮起来,守敌的火力仍然很猛,部队攻击遇到困难,产生了急躁情绪,伤亡不断增加。情况紧急,沙风领着张爱萍等人登上一座刚占领的小炮楼,以居高临下观察敌情,研究对策。

小炮楼临街设有一个长方形的瞭望孔,平时有砖头堵着。要观察敌情时,就要把砖头抽开,看过后再堵上。因此,观察速度要快,间隙稍长,就会碰上敌人射来的子弹。尽管沙风强调危险,张爱萍还是非要看个清楚不可,接连看了三次,都没有看清楚,第四次换了角度,才发现右下侧有个敌人的火力点。他边看边思索作战方案,沙风感到时间太长,就猛地把他拉开了,张爱萍转身甩开沙风的手,喊道:“你搞什么鬼!”

说来也巧,就在此时,一颗子弹从观察孔外射入,打到后边的墙上……在场的官兵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沙风又惊又喜地说:“旅长命真大,多危险啊!”张爱萍也说道:“不是你拉了一把,今天我真是报销了。”

之后,张爱萍确立了作战方案,他一改夜间作战的习惯,决定天亮后继续攻歼守敌。经二十五团、二十七团官兵同心协力,艰苦奋战,到12日9时结束战斗,毙敌100余人,俘伪军副团长以下600多人,缴获机枪6挺和一批武器装备及物资。

青阳镇首战告捷,振奋了皖东北抗日军民。张爱萍乘胜率九旅横扫侵占皖东北地区的日伪顽匪,经40天连续作战,收复了皖东北抗日根据地。接着,又组织力量,平定了洪泽湖匪患,使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得到了巩固和发展。

作者:史文敏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本文由www.3983.com发布于www.398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开国上将单刀赴会,自制迫击炮平射炸开伪军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