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为什么能挡住日军,日军发动第三次长沙战

图片 1

日军突入天心阁,中国军队紧急增援却敌

中国第九战区第一线守备部队为第27集团军的第20军。该军沿新墙河南岸由左至右展开。第20军第134师的右翼阵地,突出于新墙河以北。日军为了进占新墙河北岸渡河进攻出发地,第40师团以两个联队于22日先期向油港河南岸守军阵地进攻。激战一昼夜,于23日进至筻口。当日晚间,阿南惟畿在岳阳指挥所下达了进攻命令,命令部队于24日开始进攻。

1938年11月,日军攻陷湘北重镇岳阳,和长沙隔洞庭湖平原相望,进攻路线必然是溯湘江南下。然而这条通道西边是广阔的洞庭湖与湘江水系的天然屏障,东边是崇山峻岭的湘东山地,两道天堑包夹着这条通道,让日军的进攻方向选择余地并不多。

指挥第九战区部队三次参加长沙会战的司令长官薛岳(中)

指挥第九战区部队三次参加长沙会战的司令长官薛岳

另据日军战史资料记载,在1月1日的战斗中,日军第3师团直属加藤大队大队长被击毙。守军在其尸体上缴获了日军的作战计划、命令以及携带的弹药数字不足的文件。薛岳看到后,非常高兴地敲着桌子说:“虽仅一张薄纸,却比万挺机枪还重。”

同时,针对第九战区指挥官薛岳的“天炉战法”,日军指挥官横山勇安排了新的战术:第一,将兵力分为两个梯队,进行波浪性进攻,第二梯队反包围夹击第一梯队的国军伏兵;第二,两路并进,并置精锐军团于两翼,以攻打长沙时打击国军布置在侧翼的包抄部队;第三,优先解决岳麓山阵地的国军炮兵,掐断火力掩护。

图片 2

图片 3

日军第3师团奉命后立即发起追击,连夜兼程前进,30日夜渡过捞刀河,接着准备渡过浏阳河,经东山向长沙南郊前进。第6师团进至梨市渡河点附近担任警戒任务,并作为进攻长沙的第二梯队。第40师团进至金井一带牵制东面山区的中国军队,并掩护第3师团和第6师团的后方。独立混成第9旅团29日到达岳阳后,立即向关王桥前进,以保障进攻长沙主力的侧背安全。

因此,第九战区指挥官薛岳认为,只要合理利用长沙周边的有利地形,加之以正确的战术,完全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借着日军进攻长沙的机会痛击日军。

1941 年12月23日,第三次长沙战役开始。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后,为钳制中国军队策应香港英军作战,日军第十一军又调集 12万人的兵力,进攻新墙河北岸中国守军阵地。当日,日军第四十师团突破中国守军在新墙河北岸的前哨阵地,将主力推进到新墙河岸。

中国军队在长沙与日军巷战

抗日战争时期,长沙经历了数次炮火。1938年10月,日军攻占武汉,进占岳阳迫近新墙河时,国民党军惊慌失措,以为日军迫近长沙,就下令实施“焦土政策”,将长沙付之一炬。此后,1939年11月至1942年1月,中、日两军在此曾进行了三次会战。1944年6月间,在长衡会战中,长沙又一次遭受炮火浩劫,并被日军占领至1945年日本投降。

1939年9月,日军在冈村宁次的指挥下兵发长沙,企图一举歼灭第九战区的主力部队,作为进一步向西南进发的跳板。

24日晚,日军强渡新墙 河。28日,日军强渡汩罗江,并在汩罗江南岸取得了较大的进展。按日军原订作战计划,日军的战役目的已经达到,应收兵北撤,但日军司令官阿南惟玑却突然改 变原订计划,下令部队继续南攻,占领长沙。

1941 年12月23日,第三次长沙战役开始。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后,为钳制中国军队策应香港英军作战,日军第十一军又调集 12万人的兵力,进攻新墙河北岸中国守军阵地。当日,日军第四十师团突破中国守军在新墙河北岸的前哨阵地,将主力推进到新墙河岸。

第20军首先巩固现阵地后,向王桥、三江口侧面阵地转移,从东向西侧击,并由北向南尾击汩罗江以南之敌。第58军于敌新墙河渡河时由东向西侧击。第37军巩固汩罗江南岸阵地,之后向社港市、更鼓台、金井间山中转移,在敌进攻长沙时协同第78军从东北向西南攻击。第99军在确保归义以西阵地之后,敌进攻长沙时由北面向东南攻击。第10军死守长沙。第73军进驻宁乡、益阳为总预备队。以上预计参战兵力约24万人。薛岳的战区指挥所设在长沙岳麓山。

长沙保卫战,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了。

中国军队在长沙与日军巷战

图片 4

盖为后退决战方法,因敌之变化而变化之歼敌致胜新方略,如炉熔铁,如火炼丹,故名。”其作战方针是:“战区以诱敌深入后进行决战之目的,在敌进攻时,以一部兵力由第一线开始逐次抵抗,随时保持我军于外线,俟敌进入我预定决战地区时,以全力开始总反攻,包围敌军而歼灭之。”“预定在长沙外围与敌决战,决战时重点保持于长沙以东地区。”

图片 5

日军突入天心阁,中国军队紧急增援却敌

24日晚,日军强渡新墙 河。28日,日军强渡汩罗江,并在汩罗江南岸取得了较大的进展。按日军原订作战计划,日军的战役目的已经达到,应收兵北撤,但日军司令官阿南惟玑却突然改 变原订计划,下令部队继续南攻,占领长沙。

1月8日,日军第3、第6师团由捞刀河北岸继续北退,沿途不断遭到中国军队的截击、侧击,退至青山市、福临铺、影珠山地区时,被中国军队包围于该地区。阿南惟畿令独立混成第9旅团南下解围。8日晚,该旅团对影珠山发动攻击。在该地区担任堵击任务的第20、第58军立即反击日军,经彻夜激战,将该旅团击溃,并将其一个大队包围于影珠山附近。战斗至9日10时,该大队除一名军曹逃脱外,大队长山畸茂以下官兵全部被歼。

无论蒋介石怎么要求退军,薛岳都置之不理,还反过来说服蒋介石要求出战。

图片 6

图片 7

1月2日,日军第3师团继续组织进攻。守军顽强抵抗。守备南门外修械所高地的预10师第28团,战至仅剩58人,终于保住了阵地。第30团将日军第6联队第7中队歼灭大半。经过两日的战斗,日军第3师团因补充困难,弹药将尽,已无力组织强有力的攻击,被迫改为守势作战。

然而日本并没有因为拿下长沙而改写注定失败的命运。

防守长沙市区的部队为第10军李玉堂所部。12月30日,李军长制定了保卫长沙的作战计划,并命令各部队迅速完成各据点工事,特须有独立作战之准备;详密划分守备区域和通讯联络;充分准备粮弹,统治湘江内船只。命令所属第3师以主力占领长沙城垣;预10师占领自水陆洲、猴子石、金盆岭、黄土岭、林子冲、左家塘、半边山之线;第190师占领左家塘、杨家山、鞍子山、湖渡、复兴寺附近、新河正街之线,阻敌进攻。

图片 8

图片 9

阿南惟几

至6日凌晨,该师团退至浏阳河北岸与第6师团会合。此时,第4、第79、第26军跟踪追敌至梨市附近,向日军发起攻击。日军两个师团被迫并列向北退却。至7日凌晨退到捞刀河北岸,枫林港地区。日军第40师团在春华山地区受到第78军的攻击,然后向金井方向退却,沿途又不断遭到阻击与侧击。7日夜,该师团脱离了与第78军的战斗,退向学士桥。

对日本来说是攻略重点的长沙,自然也就成了国军的防御重点。能不能守住长沙,直接关系到中国抗战的持久性,对全国战局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12月30日,日军3个师团在飞机、炮兵支援下,对守军发动猛攻,并于当晚分别进至福临铺和金井一带。至此,中、日两军在新墙河与汩罗江地区的作战告一段落。

冈村宁次自武汉会战之后,认为中国军队士气涣散,长沙一役志在必得。不过为防万一,他仍然准备了一套组合拳,用第106师团佯攻南昌附近之高安、上高等地,主力军队则部署于新墙河北岸,意图将第九战区主力歼灭于汩罗江上游的平江地区。

12月30日,蒋介石致电薛岳,指出:“一、敌似有沿铁道逐步推进攻占长沙之企图。二、该战区在长沙附近作战时,为防敌以一部向长沙牵制,先以主力强迫我第二线兵团决战,然后围攻长沙。我应以第二线兵团距离于长沙较远地区,保持外线有利态势,以确保机动之自由,使敌先攻长沙,乘其攻击顿挫,同时集举各方全力,一举向敌围击,以主动地位把握决战为要。”当日,薛岳致电蒋介石表示:“本会战职有必死决心,必胜信心。为捕拿战机,歼灭敌人,获得伟大战果计,经规定下列三事,分电各部遵办:各集团军总司令、军长、师长务确实掌握部队,亲往前线指挥,俾能适时捕拿战机,歼灭敌人。职如战死,即以罗副长官代行职务,按之计划围歼敌人。总司令、军、师、团、营、连长如战死,即以副主官或次级资深主官代行职务。各总司令、军、师、团、营、连长倘有作战不力,延误战机者,即按革命军连坐法议处,决不姑息。”

而中国军队这边,长沙在1938年末刚刚经历了堪称毁灭性的闹剧“文夕大火”。全城90%以上的建筑被烧毁,经济损失占了长沙经济总值的43%,同时更有超过三万人死于大火之中。持续五天五夜的大火将长沙焚烧殆尽,军民士气低落、物资补给不足。这让蒋介石决定放弃长沙,撤退至湘南再与日军周旋。

12月14日,日军发现中国军队第2军、第4军由长沙附近南下。驻武汉地区的日军第11军与攻击香港的第23军联系后,决定第11军向汩罗江一带进攻,以牵制中国第九战区部队的南下。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畿决定以第3、第6、第40师团为主攻部队,第34师团和独立混成第14旅团由南昌向修水方向进攻,配合主力作战。

逐层布防,严阵以待

接着,日军对防守汩罗江的中国军队展开攻击。

从宜昌通过三峡攻入四川盆地相当困难

日军在撤退时仓皇失措,许多尸体未及处理,作战物资到处遗弃。据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处处长的赵子立回忆说:“第10军首先发觉日军由长沙南部撤退,即派小部队向长沙北部夜袭,这更增加了日军的混乱。当时正值隆冬,他们把大衣军毯撂了许多,带不了的武器也来不及破坏了。日军非万不得已是不在战场遗弃尸体的,这次却未及烧完。”日军撤退的翌日早上,赵子立同薛岳等由岳麓山回长沙二里牌驻地,车过八角亭后,看见日军遗弃的尸体很多,二里牌也有少数尸体和死马。后来参谋长吴逸志由耒阳回到长沙,让人把已经掩埋的日军尸体全部扒出来,埋在一起,堆一个高台子,并立石留念,上书:“倭寇万人冢”,傍书“陆军中将吴逸志题”。虽然没有万人,但冢中也有几百具尸体。

图片 10

日军参加此次战役的总兵力约7万余人。12月15日,日军第11军决定于12月22日前后开始作战行动,计划在汩罗江两岸歼灭中国第20军和第37军后结束作战,预定时间为两周左右,阿南惟畿将军指挥所设在岳阳。

图片 11

第10军保卫长沙,苦战四昼夜,终于击退进攻之敌。1月9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向第3师、第190师、预备第10师授予民族荣誉旗,授予李玉堂二等宝鼎勋章,并晋升为第27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10军军长。

这次实在是扛不住了

12月31日,日军第3师团到达梨市并准备渡过浏阳河,第6师团进至麻林以南,第40师团也进到长沙以东。日军各师团已进入第九战区部队的预定包围圈中。于是,战区令各集团军于1942年1月1日子夜开始攻击敌人。这时,蒋介石命令第73军、第74军、第4军从湖北、广西、广东等地急进到宁乡、衡阳、株洲。野战重炮兵第1旅从衡阳前进,进入长沙市对岸的岳麓山阵地,准备支援市区守军作战。

图片 12

第九战区发觉日军撤退后,立即命令在长沙附近围歼日军的各部队改变任务,转为由不同方向围追堵截歼灭撤退的日军部队。以罗卓英副司令长官指挥第26、第4、第79军为追击队;以杨森副司令长官指挥第20、第58军为堵击军;以王陵基副司令长官指挥第37军、第78军为东方截击军;以第99军军长傅仲芳指挥该军为西方截击军。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从长沙的地理和地形说起,详解日军为何会三番五次进军长沙,而又一次一次铩羽而归。

同时以有力一部向岳阳挺进,乘虚袭取之。四、向敌追击时,第10军仍应守备长沙。”同日,蒋介石又电薛岳,指出:“一、此次湘北会战,特应注意下级干部及士兵之战功,随时予以奖赏,并呈报本会备查。二、新墙河以南及汩罗江两岸地区,应即发动群众,乘敌后方空虚,彻底施行交通破坏,使敌退却时不能迅速脱离战场。”

对深入中国中部的日军来说,经历了武汉会战与广州会战,已经掌控武汉和广州两大重镇,而国军控制的长沙打断了两者的联系,自然成为了眼中钉肉中刺。进占长沙,更成为日军控制中国中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要求彻底歼灭败逃之敌于汩罗江以南,捞刀河以北地区。薛岳发给各部队的电令最后说:“此次北溃之敌,伤亡惨重,弹尽粮绝,无论追击、堵击、截击,各军应绝对快速机敏,勇猛果敢,索敌而歼灭之。如有作战不力,任敌安全逃逸者,决依法重惩。其俘获甚多者必从优叙奖。”

时间来到1942年初,日本东条内阁上台,正式对美、英、荷等国宣战。驻武汉的第十一军等部队六万余人进军湘北,以牵制第九战区之兵力,负责掩护香港方向的行动。第三次长沙会战拉开序幕。

1941年12月14日,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畿令参加进攻的日军开始向岳阳以南预定地区集中。第6师团和第40师团分别于20日、21日在新开塘附近和托坝附近集结完毕。第3师团因受到中国游击队的袭扰和破坏道路,迟至25日才全部到达龙湾桥附近。第6师团和第40师团的先头部队,至18日起即各以一部兵力向新墙河以北中国守军的前进阵地攻击,以掩护其主力的集结与展开。

鉴于第一次长沙会战时兵力分散的教训,日军指挥官阿南惟几决定在狭窄的正面部署强大的军团击穿防线。而国军方面,薛岳则决定在新墙河、汩罗江迟滞日军,并在其疲惫后于捞刀河与日军进行决战。

阿南惟畿在作战之初即有攻占长沙的意图,并得到第3师团长的支持。军部的参谋们认为此次作战的任务已经完成,应按原计划撤回原防。军部作战主任参谋岛村距康中佐提出进攻长沙应慎重从事的意见,引起阿南的强烈不满。阿南独断决定改变原作战计划,向长沙追击,并分别向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和大本营陆军部申诉理由,请求认批。

1944年8月,距离日本投降只剩下了1年时间,日本占领区各地危机四伏。日本最高统帅部决定在中国战场发起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攻势,调遣大批关东军及中国派遣军,集结60余万部队同时攻击我国河南、湖南与广西三地,意图一战彻底打通大陆南北交通线。安排攻坚长沙的就有20万军队。

围攻长沙城的日军死伤惨重,弹药将尽。且处于被中国军队包围状态下,面临绝境,不得已在3日夜间决定撤退。这时,阿南惟畿司令官无可奈何地写下一句诗:“今更莫把惊惧生,兵家胜败是常情”以此安慰情绪低落的幕僚们。

在这条通道上,又有由北向南的新墙河、汩罗江、捞刀河与浏阳河四条天然防线,不利于日军重武器与机械化部队的行动。

会战期间,赣北方面日军一部曾向西出动,配合主力作战,在中国军队的反击下,于1月5、6日间退回原防地。日军第1飞行团动用飞机50余架,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给中国军队造成一定伤亡。此时,中国空军尚未恢复实力。但在日军撤退途中被包围于福临铺地区时,中国空军第二大队从成都起飞轰炸机9架,至长乐街轰炸,配合中国地面部队作战,返航途中遭到日机8架战斗机的攻击,损失轰炸机两架。但以轰炸机的火力击落日机一架,击伤其两架。

{"type":2,"value":"

长沙地区属中国第9战区部队防区。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以后,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召开军事会议,提出了针对日军进攻长沙的“天炉战”计划。所谓“天炉战”,按照薛岳自己的解释:“天炉战者,为在预定之作战地,构成纵网形据点或阵地,配置必要之守备部队,以伏击、诱击、侧击、截击、尾击、堵击诸手段,逐次消耗敌力,挫其锐气,然后于决战地使用优越之兵力,施行反击及反包围,予敌以歼灭打击。

图片 13

日军企图围歼在汩罗江南岸的第37军。阿南惟畿于28日晚下令第3师团向左迂回至第30军后方的福临铺。于是,该师团由大娘桥连夜兼程东进,29日凌晨进至新开市附近。薛岳令第140师防守新开市附近阵地,原在此地防守的第99师退守湘阴和营田。当日晚间,日军第3师团及第40师团主力已全部进入汩罗江南,与守军第37军形成对峙。而后,第37军奉令向金井以东山区撤退,转至外线待机反击日军。

在洞庭湖与东侧山地包夹之下

日军发动此次战役的企图是策应第23军攻占香港,牵制第九战区兵力不使其南下,而香港已于12月25日为日军占领,策应的任务已经完成,原定进入汩罗江南的作战计划也已完成。

另一方面,由于出宜昌至重庆的水路地势险要,日本军队难以展开,要进攻中国西南大后方也必须借道长沙。攻占长沙即可紧接着进军湘西,染指云贵高原与四川盆地,和江上军队水陆并进,令国军防御不及。

日军突进至汩罗江南岸以后,阿南惟畿认为战役进展顺利,此时又得到长沙守军薄弱的情报,遂决定部队继续南下攻占长沙。

随后第九战区主力撤至汩罗江至长沙道路的两侧埋伏,不断骚扰日军进军长沙城的最后一段补给线,把日军分割在四河之间,无法正式攻城。本应配合主力作战的赣北、鄂南日军也被中国军队阻截,无法到达预定战场,逼得冈村宁次放弃攻击长沙之计划狼狈北撤。中国军队追击日军,并收复了丢失的地区。

日军第3师团接到撤退命令后,于4日黄昏开始向东山撤退,5日凌晨2时到达东山时,受到中国第79军的堵击。第4军一部由长沙城南向梨市迂回,向日军第3师团侧击。日军第3师团在第79军和第4军夹击下,陷于混乱,伤亡甚众。由于浏阳河渡桥已被第79军炸毁,日军被迫沿浏阳河南岸向磨盘洲退却,企图仍由来时的渡河点徒步渡河,但遭到北岸第79军所部密集火力的堵击,死伤溺死者500余人,因而改向梨退却。

两人谁也不能说服谁,战事却不等人,第一次长沙会战就这样拉开了序幕。日军在湘北主战场投入五万余兵力意图强渡新墙河、汩罗江,但遭遇中国军队精锐部队第52军的顽强阻击,双方对峙新墙河。面对日军釜底抽薪攻击国军防线背后营田的杀招,薛岳也不恋战,命令52军立即后撤,以免被日军夹击。

日军攻击长沙市区,我军坚守阵地与敌激战

抗日战争期间,从1939年8月日军兵锋初次染指长沙至1944年六月长沙沦陷,这座长沙城曾三次令志在必得的日军铩羽而归,极大地鼓舞了国人抗战之决心与士气。研究抗战,不可不看四次长沙会战。

日军狼狈溃退,我军追歼逃敌

日军再次陷入重重包围

25日晨,日军第3师团随第6师团之后涉过新墙河,从右翼投入战斗,沿粤汉路东侧攻击前进,与守军第58军展开激战。守卫傅家冲、洪桥两据点的第398团第2、第3营数次击退日军的冲击,终因兵力悬殊,两营官兵全部壮烈牺牲。

日军最后的进击

27日晨2时,薛岳下令第37军加强汩罗江南岸防守,令第20军、第58军向东南山区撤退,准备尔后对日军的反击。此时,滞留在日军后方守备据点的部队已大部突围撤走与主力会合。

日军便可打通南北铁路线

在长沙保卫战准备过程中,薛岳曾下手令给长沙的党、政、军各机关部队,规定了详细任务,并命令第10军军长李玉堂统一指挥长沙的文武官员,以必死的决心,必胜的信念,协同一致,完成保卫长沙的使命。从12月23日开始,长沙市的人口、物资即向后方疏散。守城军队加紧进行阵地修整,在长沙郊外配备第一线守备兵力,准备战斗。

天炉战法的诞生

1月2日晚,蒋介石为鼓励士气,致电薛岳和第10军军长李玉堂等守城官兵,指出:“此次长沙会战之成败,全视我第10军之能否长期固守长沙,以待友军围歼敌人,此种光荣重大任务,全国军民均瞩目于我第10军之能否完成,亦即我第10军全体官兵成功成仁之良机。敌人悬军深入,后方断绝,同时我主力正向敌人四面围击,我第10军如能抱定与长沙共存亡之决心,必能摧破强敌,获得无尚光荣。望激励所部完成使命,无负本委员长及国人所期为要。”

同时,“化路为田,运粮上山”,主力部队攻击之后退至东部的山林中躲藏,将日军锁在四河之间,最后再以长沙城之军队与外围主力里应外合,围歼日军进攻部队。

日军突过汩罗江,我军转入侧翼地域

图片 14

1月1日的攻城作战刚刚开始,日军第11军便迫不及待地致电大本营和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祝贺元旦胜利!

经过此役,第九战区指挥官薛岳总结出了一套保卫长沙的正确打开方式。防御方应诱敌深入,依靠有利地形迟滞敌进攻锋芒,并将主力布置于湘东山地的机动位置,以伏击、诱击、侧击、尾击等方式打击敌侧翼及后援部队。待敌军到达长沙城下之时与长沙守军里应外合围歼敌军。这便是所谓的“天炉战法”。

日军资料对该大队被歼情况作了如下记载:“天明后,在山上双方的混战极为激烈,官兵们不断负伤倒下。10时左右,我弹药用尽,在到处的草丛中,可以听到伤员的呻吟声和自绝的枪声,山畸大队长负伤,满身是血,但仍继续指挥战斗。最后山畸大队长终于决心殉国,于是命本部附斋藤军曹突围向上级报告关于夜袭及其后战况与决心殉国等情况。该军曹巧妙地突破敌线,日落后回到旅团司令部,报告了情况。斋藤军曹走后,山畸大队长再度遭到迫击炮弹的轰击而死亡。接着士兵们就用刺刀互相刺杀或者用手榴弹自爆而死。”

日本向中国投降仪式

26日,日军以一部兵力围攻守军第20军纵深阵地,并抗击第58军的侧击,主力向汩罗江北岸地区突进,当日晚进抵汩罗江北岸。其左翼第40师团进至长乐街。

长沙以北的四条天然防线

预计到攻击长沙的日军即将撤退,蒋介石于日军撤退的前一日,即1月3日,训令薛岳司令长官:“一、该战区应速严令各部向长沙附近敌人围击,务确实截击敌人归路,包围捕捉敌人于战场内而歼灭之。二、应速以一部先期击破汩罗江敌人,占领各渡口,并即令孔荷宠部配合游击队,迅速向武昌挺进袭击。三、如敌突围北窜,应以第73军由长沙下游渡江,另以一部由金井附近分向汩罗江北岸超越追击,封锁汩罗江各渡口,阻止敌人退却,主力向敌跟踪猛烈追击。

图片 15

日军为了隐蔽其撤退企图,于1月4日撤退之前,对长沙市区再次发动猛烈攻击,均被守军击退。当日晚间,第3师团和第6师团乘夜暗脱离长沙战场。

图片 16

12月24日,日军第6师团全部进至新墙河北岸,占领了渡河出发地。左翼第40师提前发起进攻,并于当日14时在筻口附近强渡新墙河。守军第134师坚强抗敌。日军于当日傍晚渡过新墙河,突破守军阵地,向潼溪街攻击前进。中国第27集团军急令第58军新11师由黄崖寺向杨林街前进,由东向西侧击日军,策应第20军作战。日军右翼第6师团于24日傍晚开始进攻。当日夜乘大雨和黑暗强渡新墙河。守军第133师除留一部兵力守备纵深各据点外,主力向南岳庙、洪桥以南转移。第134师也退守十步桥东西之线。

文夕大火

防守汩罗江的中国军队为第99军和第37军。12月27日,日军第3师团的骑兵联队于11时左右首先由归义附近渡过汩罗江,突破守军阵地,进至栗桥以北,掩护其主力渡江。第6师团和第40师团的先头部队也于傍晚先后在兰市河和长乐附近强渡汩罗江,占领了南岸滩头阵地。28日,日军第3师团主力全部过江进入南岸,并沿粤汉铁路两侧向南突进。第6师团及第40师团的渡江作战,受到守军第37军的顽强阻击,进展缓慢。

图片 17

1941年12月8日,日军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同时,日军中国派遣军第23军由广州进攻香港。中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了配合英军对日作战,命令各战区部队向当面日军进攻,以牵制日军。命令第四战区部队向日军第23军进攻,以策应香港英军作战;命令第5军、第6军和第66军分别由广西、四川向云南集结,准备进入缅甸,直接支援英军防守缅甸。

冈村宁次

12月下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第73、第79军分别开至宁乡、益阳和渌口、株洲地区归第九战区指挥;同时将已南下的第4军调返株洲、渌口地区集结待命;调驻广西宜山的第74军进驻衡阳。

双方倚靠在残垣断壁进行激烈巷战

1月3日拂晓,日军第6师团加入攻城战斗,攻击长沙北门、东门、南门间守军阵地,激战终日。日军除一个中队一度至湘江岸边外,其余全部被守军击退。

图片 18

日军决定进攻长沙,我军积极准备应战

然而受够了委员长软弱的薛岳决心抗命死守长沙,并制定了“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作战方略,即依靠新墙河、汩罗江、捞刀河与浏阳河迟滞日军的进攻锋芒。

第三次长沙会战,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在中国战场上发动的一次较大规模的战役。此时,日军南方军正在横扫菲律宾、马来亚等地区。而日军在中国战场上却遭到了惨败。日军资料说,其损失为进攻香港作战部队损失的2.5倍。此次会战的胜利,在国内外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不仅进一步坚定了全国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对提高反法西斯战争盟军的士气,对支援美、英在太平洋战场作战也有一定的作用。

图片 19

这时,日军第11军情报部门破译了薛岳令各集团军向长沙附近集结,准备围歼日军的电报。阿南急令第3师团加紧攻击,企图在第九战区部队形成包围前攻占长沙。于是,日军第3师团与守军预10师在军储库、邬家山地区展开激烈争夺战。从1日夜至2日凌晨,中、日两军在长沙东门、南门外展开激烈战斗,反复肉搏,阵地多次易手。在战斗中,第29团团长陈新善、团附曾友文等阵亡。第28团与敌英勇战斗,歼灭了被围于白沙岭的日军部队,获得了日军作战命令,阵中日记等文件,从中得知日军弹药粮秣携带数量甚少,以及其进攻计划,各师团位置等重要情况。第九战区立即将此情报通报正在从三面向长沙推进中的外线各集团军,并令各集团军按预定计划快速向进攻长沙的日军合围。

图片 20

12月29日,阿南接到飞机侦察报告说:中国军队已向长沙退却,认为正是乘势攻占长沙的大好时机,遂不待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的指示,即命令第3师团向长沙追击,同时向派遣军总司令官提出独断请罪。当日傍晚,阿南下达了进攻长沙的作战命令。

进攻长沙的日军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决心集中兵力于湘北方面,诱敌主力于浏阳河、捞刀河之间地区歼灭日军。为此,于12月20日20时下达作战命令。主要内容是:战区副司令长官罗卓英,指挥第26军、第79军及第194师进驻浏阳,日军攻击长沙时,第26军从东向西,第194师从南向北反击。副司令长官王陵基,指挥第78军、第72军进驻平江。第78军在敌进攻长沙时协同第37军从东北向西南侧击。副司令长官杨森,指挥已在平江的第20军、第58军。

图片 21

此次会战,第九战区战绩公报说,日军伤亡56944人,俘虏日军139人。我军伤亡29217人。而日军战史公开的数字是,日军战死1591人,战伤4412人。

第三次长沙会战中

1942年1月1日,日军展开了对长沙市区的进攻。当日8时,日军第3师团渡过浏阳河后向长沙郊区前进。11时许,向阿弥岭南北之线的守军预10师阵地发起攻击。激战到16时,守军阵地被日军突破。预10师退守半边山、左家塘一带既设阵地抵抗。18时左右,守军阵地再被突破。在战斗中,守军第29团第1营伤亡殆尽。日军继续进攻,被守军阻于军储库、邬家山阵地前。

长沙与湘江流域

1月10日,日军第6师团向北突围,被第20军和第58军分割包围。阿南惟畿得报后,即令第3师团、第40师团及第9旅团解第6师团之围,并集中兵力向北撤退。11日,日军第6师团及第3师团陆续突出中国军队的拦截线。第40师团亦从春华山东北学士桥北撤。日军一面撤退一面抵抗,至12日退至汩罗江北岸。15日,日军退至新墙河北原防地,至16日,基本恢复了会战开始前的态势。第11军指挥所撤回武汉,会战结束。

此战粉碎了日军歼灭第九战区主力及攻取长沙的目的,歼灭日军三万余人,大大提升了军队的士气。在武汉、广州等大城市相继失守的时刻,第一次长沙会战稳住了败退的阵脚,第九战区指挥官薛岳更是一战成名。

日军支援香港作战,我军制定“天炉战”计划

图片 22

东条英机内阁

但战线毕竟太长,终究还是拿不下长沙

但日军不会轻易放弃长沙。两年后,1941年九月,日军第二次发动12万大军,以解决第九战区对武汉地区日渐严重的威胁。

并几乎吃掉整个中国中部

1945年4月,日军最后一次集结大军,企图进军湘西并染指大西南,但面对准备充足的中国军队,日军孤注一掷的攻势反倒像是飞蛾扑火。内忧外患之下,这支侵华日军最终倒在了雪峰山区,而持续了八年的抗日战争也即将接近尾声。

然而,这座在日寇的铁蹄下屹立不倒5年之久,抵御日寇三次大规模进攻的铁壁坚城终究没能看到战争的胜利。

长沙的最终陷落

薛岳

但此一役日军兵力集中,突破新墙河与汩罗江后并无太大损失,使国军于捞刀河的决战反倒变成了不利决战。加上部署于两翼之兵力不足,无法对日军造成实质性威胁,战局发展与第九战区之设想大相径庭。

图片 23

图片 24

日军先锋虽然看得到长沙城,但因大雨暴涨的汨罗江阻拦了日军的炮兵和补给,让攻城部队极为难堪。国军精锐第十军奋勇坚守,更是消磨了日军的锋芒,长沙城久攻不下。合围之下,日军全面溃退,最终被歼灭五万余人,此后两年都没有在中国战场发动大规模攻势。

长沙,地处湘江下游和湘浏盆地西缘,为长江中游与湘江流域的交通枢纽与江南地区重要的经济与文化中心。

图片 25

这次敌军势大,密集推进

图片 26

当新墙河南岸中国军队有计划撤向汩罗江防线时,日军虽紧追不舍,但交通道路早已被中国军民破坏,日军机械化部队无从施展,只能徒步跟进。其强渡汨罗江的战术也告失败,快速围歼国军的计划终于破产。

随后日军在衡阳遭遇了更加顽强的抵抗,虽然最终成功拿下衡阳,并形式上打通了大陆交通线,但一场战役超过六万人的伤亡使这个本就已破烂不堪的岛国雪上加霜。

好在长沙附近的地形对中国军队有利。

长沙地理简介

终于,日军高歌猛进突破捞刀河后,长沙城无兵可守,日军第四师团遂突入长沙城。然而由于战线过长,补给不畅,日军攻击部队进入无粮境地。加之其他战区均趁日军集结兵力攻击长沙之机主动出击收复城池,日军被迫放弃了刚刚占领2天的长沙城,仓皇北撤,第二次长沙会战仍然可算是中方的胜利。

不得不说,这三条战术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打了第九战区一个措手不及。不仅岳麓山炮兵部队被消灭,负责运动战的第44、72、58、37等军也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攻打长沙城的日军一路锐气丝毫未减,最终拿下了这座噩梦般的城市。

长沙地处粤汉铁路中央,又是湘江沿岸最重要的港口,其交通位置之重要性自是不必多说。控制了长沙,在交通上就能控制整个湘江流域,并籍由铁路向南北两侧进发,本身就具有极高的军事战略价值。

国军保卫长沙长达五年的神话被终结,这座坚城成为了日军囊中之物。

END

已属强弩之末,并深陷包围

拿下长沙

攻至捞刀河、浏阳河的日军

图片 27

已经掌握了“天炉战法”的薛岳以一部分兵力由新墙河一线逐级抵抗,大大拖延了日军南下的时间。直到日军在香港方面的作战已再无威胁,头脑发热的日军指挥官阿南惟几还是坚持向长沙进军,掉进了薛岳早就设计好的口袋内。

从湘西绕行反而容易些

图片 28

日军在撤退行军中丢下大片尸体

本文由www.3983.com发布于www.398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南为什么能挡住日军,日军发动第三次长沙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