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承载着军人报国立功的壮烈情怀,提振英雄气

  金秋时节,嘹亮的军号重新响彻座座军营。“中国军队取消30多年的司号制度恢复了”“全军按现行规定恢复播放作息号”等消息迅速刷爆微信朋友圈,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热点,有网友留言:“军号就是点燃血性的火炬”“沿着军号飘来的方向,当兵去!”

1950年底,在抗美援朝的釜谷里之战中,我志愿军一个连在抗击“联合国军”的疯狂进攻时,战斗打得异常惨烈,连干部全部牺牲,全连打得只剩下7个人。眼看阵地失守,主动担当指挥的司号员郑起拿起军号,奋力吹响了冲锋号。“嘀嘀嗒、嗒嗒嘀……”嘹亮的军号声把敌军吓蒙了,虽然距离郑起只有十几米远,他们却没有敢开枪,而是如潮水般溃退了,其中还有几辆无坚不摧、火力强大的重型坦克。这与其说是军号的传奇,还不如说是人民军队战斗意志的传奇。

1939年冬,胶东军区第5旅第15团在栖霞县松山镇战斗中,曾组织司号员兵分多路佯攻敌军阵地。听见漫山遍野的军号声,敌人误以为被包围,于是惊慌失措、自乱阵脚。我军瞅准时机趁虚而入,经过一番血战,最终取得了击伤击毙日军半数、全歼伪军的辉煌战绩。经此一役,军号的威慑和迷惑作用得到凸显,胶东八路军创造的“军号游击战法”后来被写入军事史料。

  “这就是军号的神奇力量!”龙强说:“冲锋号响,我们也会向先辈们一样,不顾一切艰难险阻,勇往直前!”

  一声军号,仿佛把人们带回烽火硝烟的历史记忆之中。嘹亮军号吹响了撼动山河的信仰号角,吹出了巍巍如山的铁血军魂。回望那段捍卫国家主权、维护民族尊严的战史,只要军号响起,英雄的人民军队总是排山倒海般扑向敌人,以锐不可当之势痛击来犯之敌。

这一情景在“联军”总司令李奇微的《朝鲜战争回忆录》中有着明确记录:“这是一种铜制的乐器,能发出一种特别刺耳的声音。在战场上,只要它一响起,共产党军队就如着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地扑向联军,每当这时,联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美军官兵也普遍反映:“听到中国军号嘶鸣,我们个个胆战心惊。”

在各种军号声里,最让人血脉偾张的是冲锋号,只要冲锋号一响,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枪林弹雨,所有指战员都会毫不犹豫地对敌人发起猛烈的冲击。朝鲜战争中,美军第八集团军总司令李奇微在其《朝鲜战争回忆录》写道:“这是一种铜制的乐器,能发出一种特别刺耳的声音。在战场上,只要它一响起,共产党军队就如着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地扑向联军,每当这时,联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一代伟人的深情吟哦在历史深处回响。 当战争的硝烟逐渐散去,历史的车轮驶入和平时期,战地的号声在不知不觉离我们而去。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战争形态的演进和我军现代化建设发展,军号的指挥通信功能逐步弱化,应用使用范围逐步缩小,部分军营甚至不再使用军号。 随着时代发展和战争形态演变,军号的功能定位也在不断完善。如今,它回来了!为了“发挥军号在强化号令意识、传承红色基因、推进正规化建设、促进战斗力提升和提振军心士气等方面的独特作用”,解放军将恢复和完善军队司号制度。

  1个月前,全军恢复播放作息号,军号声回荡军营内外——

  一把铜号,吹出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令敌人闻声丧胆,美军第八集团军总司令李奇微在《朝鲜战争回忆录》中写道:“这是一种铜制的乐器,能发出一种特别刺耳的声音。在战争上,只要它一响起,共产党军队就如着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地扑向联军,每当这时,联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采访朝鲜战争的美国著名记者哈伯斯塔姆说:“这种声音不仅代表着中国军队即将投入战斗,同时还是对敌人的一种强大威慑。”

军号也是军人情感的天然纽带。多少老军人,即使退出军营,但每每听到军号声,都情不自禁甚至本能地作出反应,正是军号军味最直接的彰显。军营时时响起代表各种信息的号角声,对强化备战打仗的氛围,也将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

军号,作为军队用于传递简短号令、准确报时、发放警报,以及振奋己方士气、震撼迷惑敌人的一种喇叭形通信工具,在远古时代已经有之。从人类战争史考察,军号几乎是与军队的产生相伴相随的,它主要由古代的“角”演变发展而来。 中国是世界上公认的出现军号最早的国家之一,根据记载,早在黄帝时期就有号角。“蚩尤与黄帝战于涿鹿之野,黄帝乃命吹角为龙吟以御之。”短短几个字,勾勒出一幅两军对全杀声震天、号角齐鸣的战争场面。 我国古代的边塞诗词中,有着许多关于号角的描写,如唐代岑参的“轮台城头夜吹角,轮台城北旄头落”,宋代范仲淹的“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等,生动反映了古代军人抵御外患、报国立功的壮烈情怀。 18世纪,英国轻步兵开始使用铜质的号角作为传令工具,到了1858年,英国军队改进了铜质号角,将其制作成盘绕两圈的细管体,现代意义上的军号就此诞生。军号便于携带、使用灵活、很快便被各国军队广泛采用。 20世纪初,中国的新式陆军也开始配备军号,辛亥革命中,嘹亮的军号伴随着炮火划破了中国封建帝制的夜空。 我军最早在八一南昌起义时,就有了专门的司号兵。司号兵编制在通信兵的序列,连编有司号员,营编有号目,师和团编有号长。 “司号员鼓鼓嘴,千军万马跑断腿”,形象地说明了司号兵的重要地位,小小军号在我军各个历史时期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战争中,关于军号的传奇故事可谓数不胜数,仅以军号来巧施“空城计”的成功战例就有多起。

  10月1日起,军号重新响彻演兵场。为了让驻训官兵第一时间听到军号声,激发精气神,该团专门采购了一台军号播放器。

  军旗猎猎,军号声声。军号回归军营,既是激发战斗精神的冲锋号,更是强军兴军的动员令。

军号的通讯功能虽然弱化,这是客观事实,但军号声所饱含的内在意义,却不容忽视。军号是强军文化的重要符号和重要工具,更是新形势下传承红色基因的独特载体。在信息化条件下,对作战指挥来说,也具有辅助手段。更重要的是,作为军事文化和军队优良传统的重要体现,它对军人闻令而动的习惯和军人作风的养成,具有无可替代的功能。

不变的军魂!军号再次响彻军营

  “听不见号声,你就是打剩到最后一个人,也得继续打下去!”10月12日是某团在驻训点放电影的日子,该团俱乐部战士周彬特意选放了电影《集结号》,电影里的这句话让官兵们印象深刻。

  在埃德加·斯诺闻名世界的著作《西行漫记》的封面印着这样一张照片,照片上一面写着“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锋军”字样的红旗正迎风飘扬,一名头戴八角帽、腰挎手枪、手举军号的红军战士正吹起冲锋号。封面上这把被称为响彻世界的“延安的军号”正是红军官兵一往无前、有我无敌战斗精神的真实写照。从1927年建军开始,军号就与人民军队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可以说,嘹亮的军号,承载着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密码。正是伴随着高亢嘹亮的军号声,人民军队在鲜红党旗的引领下,由小到大、由弱变强、勇往直前、所向披靡。

军队只能有两种状态:战争和准备战争。实战化可以模拟,但盯紧实战的心态,却不能靠模拟来培塑。一支随时能够召之即来、来之来战、战之能胜的军队,一定是时时准备、刻刻锤炼的实战精兵。

10月1日,全军将再次响起嘹亮的军号。让我们伴着悠扬的作息号声,激扬豪情,建功军营,在强军征程上铿锵前行。

  野外驻训场——

  1939年冬,在松山镇战斗中,八路军在进攻兵力不足的情况下,采用“军号游击战”的战法,把司号兵布置在松山镇四周,在攻坚开始同时吹起冲锋号,日伪军以为被八路军包围,惊慌失措,仓皇逃窜。

司号制度重回军营,吹响强军号令,对全军官兵来说,是一种激励,更是一种备战动员!(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图片 1

  “之前经常听爷爷讲他参加战争时的故事,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开始接近爷爷所说的‘闻号声而动’的硝烟岁月。”刚入伍1个多月的新兵寇飞龙这样描述第一次听见军号声时的感受。

  我们坚信,战场上震撼山河、令敌畏惧的军号,在新时代必将持续激发革命军人练兵备战、强军兴军的血性胆气。

原标题:马上评|“司号员”重回军营,吹响强军冲锋号

图片 2

  “嗒嘀嘀,嘀嗒……”10月1日清晨,一阵嘹亮高亢的起床号音,响彻中部战区陆军某师营院上空。

责任编辑:

图片 3

  “军号一响,士气高涨。”随着我军恢复和完善军队司号制度工作的展开,强军兴军的号角传遍军营、激荡训练场、穿透营区内外,嘹亮的号音带着历史的记忆穿越而来,灼热了军人身上一直奔涌着的强军热血。

军号具有一种仪式感,但军号重回军营,绝不是一种仪式,而是一种导向,向全军,也向全社会发出强烈的信号:军队聚焦主责主业、时时备仗打仗,绝不搞任何花架子,一切以实战为指向,一切以战斗力生成为最高目标,全军官兵聚精会神谋打赢,坚决听从习主席和党中央的号令,在强军兴军大业上,人人将奋勇争先,以舍我其谁的气势勠力前行。

  “军号一响,士气高涨。”随着我军恢复和完善军队司号制度工作的展开,强军兴军的号角传遍军营、激荡训练场、穿透营区内外,嘹亮的号音带着历史的记忆穿越而来,灼热了军人身上一直奔涌着的强军热血。

作者:澎湃特约评论员 王传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950年11月30日拂晓,冲锋号吹响,坚守在松骨峰阵地的该团三连战士,凭借数量不多的迫击炮与机枪,以及手中的步枪和刺刀,在军号声中英勇无畏地阻击敌人,打退了敌人一轮又一轮进攻。最终,三连以牺牲111人、幸存7人的代价,在松骨峰成功阻击敌军一个团兵力,被志愿军总部授予“攻守兼备”锦旗。

我军早在初创时期就创立了司号制度,在战争年代,军号为协调部队行动、号令军队的各项活动,保障战争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随着战争形态的演进、通讯技术的进步和我军现代化建设的不断推进,军号的指挥通讯功能逐步弱化,应用使用范围逐步缩小。在军营,虽然还保留着少量的电子号声,司号员基本上淡出了部队。

  官兵听号而动依令而行

在信息化水平越来越高的今天,这种看起来原始而又“古老”的军号重回军营,引起了人们的普通关注甚至好奇。

  “如果说爷爷的战斗故事在我心底埋下从军的种子,那伯父的精武故事则激励了这粒种子生根发芽。”寇飞龙的伯父寇建军听说部队恢复播放作息号的消息后连连叫好:“部队的好传统又回来啦!”原来,寇建军曾在参加上级十项全能比武时,由于连续比武导致在最后一个课目10公里武装奔袭途中体力透支,就在此时,比赛场区军号声响起,他不禁燃起一股斗志:战争年代,先辈们跟着军号冲锋杀敌,这点苦累又算得了什么呢?血性伴着号音奔腾,寇建军最终第一个冲过终点夺冠,荣立二等功。

在战争年代,人民解放军的冲锋号声,是令无数敌人闻之胆寒的胜利之声!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穆可双、范显海提供,版式设计:刘 京)

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人民军队的军号声,具有如此功效,恰恰反映了军号作为这支光荣军队无形号令的不可抗拒的威严。在进入新时代的今天,人民军队聚力备战打仗,顺应这种强军备战的形势,阔别33年的司号制度重回军营,为全军吹响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强军号令!

  “一段号声就是一段战斗故事,我似乎聆听到了先辈的足音,激励着我沿着他们的足迹奋勇向前……”在日记本上,孙磊动情地写下内心的感受。

  喜欢战争影片的人,可能都有着这样深刻的记忆:在关键时候,激昂的冲锋号响起,观影者热血沸腾:大部队来了,胜利来了!那带着红穗的军号,是部队号令的象征,具有无比崇高和神圣的地位。

图片 4

  “军号声中传递着先辈的红色基因,能够使官兵养成‘号声就是命令’的行动自觉。”该师新兵团政委李忠清介绍,自月初恢复播放作息号以来,新兵营的工作、训练和生活秩序越来越正规,新兵争做军人好样子的氛围越来越浓厚。

  “号声响、士气扬,对于军人来说军号就是一种精神图腾。”与王利华谈起军号,该团政治处副主任孟照强难掩欣喜:“消失多年的军号旋律重新回荡军营、激荡训练场,唤起了军人对峥嵘岁月的记忆,激发着我们练兵备战的内动力。”

  “这些天,熟悉的军号,不变的旋律,一次次冲刷着我的思绪。”该团驻地村庄60岁的老人李和顺,是一名参加过某边境自卫反击战的老兵,对军号有特殊的感情。他告诉笔者,当年作战的时候,无论身体多么疲惫,只要战场上雄壮激越的号角声响起,官兵就能不怕牺牲、不顾一切地冲向敌阵。

  部队驻地——

  起床号、出操号、开饭号、熄灯号……11个作息号种标准电子号音每天准时准点在驻训场响起。作为兼职播号员的周彬十分感慨:“军号嘹亮步伐整齐,人民军队有铁的纪律……”1个月来,周彬每天都是提前半小时起床,早早来到广播室,仔细检查调整一遍播放器。驻训官兵听号而动、依令而行,号角声声折射出驻训营区的新面貌——

  张雅东 郑岳明 陈 洁

  “军旅强音”激发民众国防热情

  激昂号角赓续红色基因

  消失多年的嘹亮军号声再次在军营响起,很快传遍十里村庄,激发了民众的国防热情。国庆长假开学第一天,在距某防空团营区不远的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嘹亮的军号声让这里的师生同样意识到了变化:简单几个音节组成的作息号音,在全天不同节点准时从对面军营传来。

  军号声声,回荡在营院上空,也传到了与该师一墙之隔的村庄。

  寇飞龙的爷爷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在一场战斗中,由于敌人突然发起疯狂进攻,连队出现大量伤亡,千钧一发之际,连队司号员吹响了冲锋号,寇飞龙的爷爷在大腿身中两弹的情况下,仍踏着号声冲出战壕同敌人肉搏,荣立战时一等功。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有点吓了一跳,以为部队有啥重要活动了。”回乡省亲的李桂芹回忆道。村里有这种想法的不只他一个人,李桂芹告诉笔者,当时,村里有不少村民都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将目光投向了部队营区方向。

  “如今的作息号种类丰富,充满阳刚血性,这是飘向社会的‘军旅强音’,让人精神振奋。”负责共建活动的学院综合办公室主任王利华说,现在,每天清晨的起床号,让不少大学生养成了早起的习惯,甚至比起床铃都有效。

  比武场上,一场群众性创破纪录活动在训练间隙展开。七连连长胡美勇一马当先,独揽10公里越野、3000米跑等4项第一;另一项5公里越野比赛,下士龙强拔得头筹。自此,该团这5项纪录分别由他们“冠名”,榜单一出,就有官兵当场向他俩下了挑战书。

  近段时间,李和顺老人总喜欢独自到营区周围散步,伴随着军号声,走起路来也劲头十足,用他自己的话说:“军号重新‘应征入伍’,人民军队距离强军目标的实现又近了一步!”

  吹角一月整,柳营士气高

  部队营区——

  “军号声曾给爷爷和伯父以力量,今天,我也要在军号声的陪伴下努力地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军人。”入伍1个多月以来,寇飞龙严格要求自己,向部队尖兵学习,如今,他的基本军事素质有了大幅提升,在最近的3000米考核中,还勇夺新兵连第一名,成为响当当的标兵。他说:“每天听着军号跃动的音符,仿佛全身都充盈着精气神、正能量,我要向父辈们学习,当兵就要当最好的兵!”

  日落西山,收操号响起,带着一身疲惫的龙强和战友们离开比武场。在返回宿营地的道路两旁,几尊抗美援朝中松骨峰阻击战的人物雕像映入眼帘。听着嘹亮的军号声,从雕像前走过,龙强不禁想起老兵讲过的那段炮火纷飞的岁月。

  “这兵,我还没当够;这号,我想一直听下去!”二次入伍的安徽籍新兵孙磊,2016年退伍后考上大专,但因一直怀念部队生活,今年又毅然报名参军。听惯了鸽哨声的孙磊,如今听着营区的军号声,工作训练特别积极,他发挥“老兵”优长帮助身边战友,并表示:“要力争在部队一直干下去。”

  “为啥今天吹响军号了呢?”回到家中,李桂芹打开手机搜索新闻才看到:我军已全面恢复播放作息号。随后,他又搜索了军号的历史、号种等内容,对军号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并当即把相关链接转发到了微信朋友圈,希望能让更多人知道军号,了解军号背后的故事。

本文由www.3983.com发布于军事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它承载着军人报国立功的壮烈情怀,提振英雄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