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美国黑人和白人废奴主义运动,美国废奴运

19世纪上半期,美国人民开展了广泛的反对奴隶制运动。30年代起,废奴主义在美国广为流行。废奴主义者加里森和纳普编辑出版《解放者》周刊,宣布“为我国的被奴役的人们的立即解放而斗争”。加里森创建了新英格兰反对奴隶制协会,并领导成立了全国性废奴主义组织——美国反对奴隶制协会。到40年代,废奴团体已达2000个,形成了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虽然反动势力多方压制和迫害,但废奴主义者仍坚持开展多种活动。他们出版书籍、报刊并散发传单,到各地宣传演讲,控诉奴隶主的罪行,揭露和抨击奴隶制的罪恶。废奴主义者还组织“地下铁路”,通过隐蔽的方式,经由秘密的路线和食宿站,指引和协助大批黑人奴隶逃离南方。女奴出身的女英雄塔布曼冒着生命危险19次只身潜回南方,协助数百名奴隶逃出南方,获得自由。这种组织奴隶逃亡的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奴隶制度的基础。

黑人与海外殖民运动

内战之前,在海外殖民协会的资助下,有几千名美国黑人移民到了利比利亚。其中有些人是获得主人释放的奴隶,前提是他们必须离开美国。另外一些人则是自愿离开美国,希望到非洲去传播基督教或者在这里享受在美国被剥夺了的权利。在经历了南部的法定奴隶制和北部的社会奴隶制之后,一位即将前往利比利亚的黑人移民写到,他深知他在这个国家永远不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人。 然而,大多数非裔美国人对海外殖民的思路表示坚决的反对。事实上,美国海外殖民协会的成立激发了自由黑人组织起来为自己争取作为美国人的权利的活动。1817年初,约有3000名自由黑人在费城聚会,召开第一次全国黑人大会。他们的决议声称,黑人是美国人,应该享有与白人同等的自由和权利。我们不希望与我们现有的家庭相分离,他们这样宣称道。随后几年,一些黑人组织从它们的名称中去掉了非洲的修饰语,不给那种要把他们从出生地上驱逐出去的做法留下一个可能的借口。

奴隶制与美国自由

黑人废奴主义者也不放过任何机会,对同样荒谬的、把美国看成自由领土的说法提出批判。许多自由黑人非常大胆地逆转了将美国与自由的进步相联系的惯用做法。北部黑人社区设计出了自己的自由日历,把1月1日(在1808年的这一天,从非洲进口奴隶的贸易被宣布为非法贸易)和8月1日(西印度群岛奴隶解放的纪念日)作为自由的庆祝日,而不用7月4日(在许多地方,他们被禁止参加当天的庆祝活动)。通过这样的举动,黑人对美国白人自诩为生活在自由领土上的说法进行了有力的驳斥。一群费城黑人废奴主义者宣称说,因为英国在19世纪30年代废除了奴隶制,所以它变成了一个自由和正义的榜样,而从英国手中夺回自己的自由的美国,却仍旧以一个专制的国家而存在。 黑人废奴主义者比他们的白人战友更为坚定地提出了不承认肤色差异公民资格(color-blind citizenship)的理想。自由与奴隶制的真正战场,塞缪尔科尼什(Samuel Cornish)写道:是对肤色的歧视。(科尼什是一位长老会牧师,1827年在纽约市创办了美国的第一份黑人报纸《自由日报》。报纸的第一任主编约翰拉斯沃尔姆(John Russwurm)两年后关闭了报纸,移民到利比利亚去了,理由是:我们觉得在这个国家谈论享有公民权实在是浪费口舌。)黑人废奴主义者也比白人废奴主义者更多地关注自由黑人中存在的普遍贫困状况,并将此看作奴隶制所带来的恶果之一。他们认为,自由必须要包括经济方面的内容。在查理里森(Charles Russwurm)两年后关闭了报纸,移民到利比利亚去了,理由是:我们觉得在这个国家谈论享有公民权实在是浪费口舌。)黑人废奴主义者也比白人废奴主义者更多地关注自由黑人中存在的普遍贫困状况,并将此看作奴隶制所带来的恶果之一。他们认为,自由必须要包括经济方面的内容。在查理里森(Charles L. Reason)看来,反对奴隶制斗争伟大工作必须不只是废除人身奴隶制,而且也要废除其他形式的奴隶制,正是后者将受压迫的人民世世代代地锁定在依附和贫困的状态之中。图片 1拥有财产和社会地位的绅士 起初,废奴主义运动在北部人中引起了强烈的敌意,人们担心这场运动会导致联邦的解体、打断由奴隶劳动所产生的利润、颠覆白人至上主义的实践。在有产有地位的绅士( 通常是那些与南部有商业关系的商人)的领导下,暴徒在北部城市不断地骚扰和打断废奴主义者的会议。1835年,一群波士顿人在威廉劳埃德加里森的脖子上套上一根绳索,拉着他穿过城市的大街小巷。加里森为此差点丢了性命。次年,辛辛那提的一群暴徒捣毁了詹姆斯伯尼(James G. Birney)的印刷厂。伯尼原来是一个奴隶主,在西奥多韦尔德的影响下,成为了一名废奴主义者,他被迫从肯塔基逃离到北部。图片 2奴隶制与公民自由 暴徒的攻击和对废奴主义者言论自由进行压制的企图不但没有阻止运动的成长,反而使许多北部人意识到,奴隶制与美国白人社会崇尚的民主自由权利是互不相容的。洛夫乔伊遇害之后,西奥多韦尔德发表了一篇演说,其中谈到美国人对自由充满自信的享有与反废奴主义者暴力活动两者之间构成的巨大反差:到处都是徒有虚名的名称——自由的政府,自由的人,自由的言论,自由的学校,自由的教会——这一切都是空洞的不实之词……其中的内涵早已不复存在。洛夫乔伊的遇害促使温德尔菲利普斯(Wendell Phillips)投身于废奴主义的事业之中,他最终将成为这个运动最伟大的演说家。当我们开始目前这场斗争的时候,废奴主义者威廉杰伊Phillips)投身于废奴主义的事业之中,他最终将成为这个运动最伟大的演说家。当我们开始目前这场斗争的时候,废奴主义者威廉杰伊(William Jay)宣称道,我们是为奴隶争取自由;当我们被迫将斗争继续进行下去,是为了保存我们自己的自由。我们现在是在……为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良心自由而奋斗。 废奴运动此刻扩大了自己的诉求,以赢得更多北部人的支持,这些人并不怎么在乎黑人的权利,但对奴隶制将损害他们钟爱的自由却十分在意。众议院的钳口律在北部引起了极大的反感。一旦政府开始决定什么是正统学说,什么是异端邪说,并非废奴运动支持者的《纽约晚间邮报》(New York Evening Post)写道,那我们就要对我们的自由说再见了,一个长久的再见。 许多年内,美国公共空间排除了对奴隶制问题的讨论。托克维尔注意到,在一个民主社会中,敢于在多数舆论的巨大威力面前表达个人的不同意见是非常困难的。美国人是珍视言论自由的,他写道,但总体来说,[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国家拥有比美国更少的思想独立性和讨论所需的真实的自由。在争取以不受打击报复的方式对奴隶制问题进行公开辩论的权利的斗争中,废奴主义者把自由意见——即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请愿的权利——提高到加里森称之为自由的福音的中心位置上。在捍卫言论自由的时候,废奴主义者变成了每个自由人的权利的监护人。

1.英国: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禁止黑人奴隶贸易的大国。1787年,在英国成立了「废除非洲奴隶贸易协会」,又称「伦敦协会」,领导这个协会的是多年从事废奴主义运动的英国著名社会活动家格伦维尔·夏普(Granville Sharp)。从此,废奴运动开始有组织、有系统地开展起来。1806年,英国议会通过一项法令,禁止英国奴隶贩子把奴隶运到外国殖民地和美洲各国;还禁止从英国的港口发出外国的奴隶船。同年6月10日和14日,议会两院又分别通过了一项废除非洲黑人奴隶贸易的法令。这项法令宣布:「英国国王陛下决定,从1807年1月1日起,绝对禁止非洲奴隶贸易,绝对禁止以任何其他方式买卖、交换与运输奴隶和那些准备在非洲海岸或非洲任何地区出售、运输或作为奴隶使用的人,绝对禁止把上述人输进和输出非洲,上述活动均宣布为非法。」这样,英国禁止了黑奴贸易。

在152年前的今天,1865年12月18日 (农历冬月初一),美国废除奴隶制。

废奴主义者与自由的概念

废奴主义者的斗争同时强化和挑战了杰克逊时代对自由的理解。废奴主义者帮助广泛地传播了一种为市场革命所鼓励的观念,即个人自由不光来自对土地等生产资料的占有,而且来自对自身的拥有和享有自己劳动成果的能力。对这一时期为劳工运动大肆宣扬的工资奴隶制的思想,废奴主义者表示反对。他们认为,与奴隶相比,一个为工资而劳动的人是一种拥有自由的象征:一个拥有自由的劳动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变换工作,积累财产,享受家庭生活。唯有奴隶制,废奴主义者威廉古德尔(William Goodell)写到,剥夺了人们所拥有的最大的核心权利——天生的、拥有自身的权利。图片 3一种新的美国观 当公民权利越来越紧密地与白人的肤色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反奴隶制运动则力图重新恢复自由的思想,将自由视为一种真正的普遍权利。美国人民的构成不应受到种族界限的限制,首先提出这一思想的,不是或多或少与奴隶制达成了某种交易的建国者们,而是废奴主义者。废奴主义的斗争将被奴役的和自由的黑人都一并视为是美国民族大家庭中的成员。1833年,莉迪娅玛丽亚蔡尔德出版了一部极有影响的著作,其题目《为被称为非洲人的那个美国阶级而呼吁》就展示了这种立场。蔡尔德认为,黑人是同胞,不是外国人,也不是一个永远处于低贱位置的等级;他们不应被看成是非洲人,如同白人不能再被看成是英国人一样。这种由出生地而不是由种族来决定谁应该成为美国人的原则代表了一种激烈的与美国生活传统的分离,这一原则将在后来被写入第十四条宪法修正案中。1832年,《新英格兰杂志》(New England Magazine)宣称,我们并不认为,美国对于被奴役和自由的黑人,与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是一个同样的国家。但废奴主义者坚持认为,奴隶一旦获得自由,他们就应该被赋予全面参与美国政治生活的权利。 安杰利娜格里姆克(Angelina Grimké)是一位重要的废奴主义者演说家。她写道,反奴斗争是美国社会最重要的调查和研究……人权情况的学校。废奴主义者对宪法与奴隶制的关系进行了辩论。威廉劳埃德加里森将联邦宪法付之一炬,将其斥之为一份与魔鬼签订的契约;而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则认为宪法并没有从联邦的角度为奴隶制提供保护。尽管他们有不同的看法,废奴主义者发展出了一种不同的、权利取向性的宪政思想,这种思想的基础是将自由看成是一种普遍性权利。为了寻求一种对所有美国人应该享有的核心权利的进行定义的方式——即自由在具体的法律意义上的内容——废奴主义者创造发明了一种新的概念:不分种族,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内战前美国司法理论和实践中一个前所未闻的概念。废奴主义者的写作也扩展了残酷的定义。那些对毒打、用烙铁打印记和其他奴隶们经历的肉体折磨的令人惨不忍睹的描述提醒人们,奴隶制也侵犯了奴隶们拥有的保持人身完整的基本权利。 尽管他们被对手斥之为美国原则的敌人,废奴主义者有意识地将他们的运动与革命的传统联系起来。在共和国早期的公众演说中,独立宣言远不像后来那样显赫与重要。正是废奴主义者紧紧地抓住宣言,把它解释成为对奴隶制的一种谴责。为了把他们的原则与开国元勋的原则联系在一起,废奴主义者把自由钟用来作为一种象征,并给它取了这个名字,在这之后,自由钟逐渐成为了美国最庄严珍贵的自由象征之一(19世纪30年代以前,它只是被称作旧州议会钟,用来宣布显赫公民的逝世,或召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生回到教室,或庆祝爱国活动的节日等)。当然,所有不同宗教和政治信仰的美国人都声称自己拥有美国革命的传统。那些冲击废奴主义集会活动的暴徒也启用1776年的精神为名,南部奴隶制的卫道士们也是如法炮制。废奴主义者的人数始终是北部人口的一个极少数,但随着奴隶制的争论日益激烈,越来越多的废奴主义者圈子以外的人开始认识到,奴隶制与这个国家的自由传统是根本对立的。

黑人废奴主义者

黑人在反对奴隶制的运动中扮演了领导者的角色。如同我们已经看到的,早在《解放者》出现之前,北部的黑人已经通过反对美国殖民海外协会的斗争开始组织起来。詹姆斯福滕(James Forten)是费城一个事业有成的黑人船帆制作者,曾在《解放者》创办初期给予经费上的支持。加里森对殖民海外运动的反对和对黑人平等权利的提倡吸引了众多的黑人读者,至1834年,这份周刊订户的大多数一直是北部的黑人。有几位黑人曾经是美国反对奴隶制协会董事会的成员,北部出生的黑人和逃奴很快成长为废奴运动的主要组织者和演讲者。 许多前奴隶都出版了关于他们在奴隶制下生活的记录,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是其中之一。这些记录向无数北部人揭露了奴隶制的邪恶。的确,反对奴隶制文学中从头到尾最有影响力的著作是哈里雅特比彻斯托(Harriet Beecher Stowe)的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Uncle Tom's Cabin),在一定程度上,它是根据逃奴乔塞亚亨森(Josiah Henson)的自传而创作的。1851年,小说开始在华盛顿一家废奴报纸上连载,次年以书的形式出版。至1854年,《汤姆叔叔的小屋》卖出了100万册,还带动了无数部戏剧版本的产生。小说把奴隶们描写成具有仁爱同情之心的男女基督教徒,却处在被奴隶主任意宰割的境地当中;奴隶主撕裂了他们的家庭,放出狼狗去咬无辜的母亲和孩子;斯托的情节剧赋予了废奴主义者的信息一种强大的人性感染力。

黑人奴隶贸易结束的原因是:第一,进入自由资本主义时期后,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逐渐与黑人奴隶贸易发生矛盾,使黑人奴隶贸易日益失去了继续存在的价值。第二,黑人的反抗斗争,特别是海地革命和拉美独立革命,动摇了黑人奴隶贸易的基础,加速了它的衰亡。第三,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洛克、孟德斯鸠和伏尔泰等人都谴责和批判过黑人奴隶贸易和奴隶制,受其影响,社会各阶层中要求废除黑奴贸易和奴隶制的呼声不断高涨,这给黑奴贸易以有力冲击。第四,英国同黑人奴隶贸易展开长期彻底的斗争,颁布了一系列禁止黑人奴隶贸易的法令,对黑人奴隶贸易国家发动了一系列的攻击,强迫其他国家签署更为有效的禁止黑奴贸易的条约,加速了黑人奴隶贸易的结束。

1852年,斯托夫人的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出版,书中对黑人奴隶的悲惨生活作了动人的描述和揭露,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有力地推动了废奴运动的发展。1859年,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率领21名白人和黑人起义,把废奴运动推向高潮。

与酗酒、破坏礼拜日习俗和文盲相比,美国社会中的最大邪恶起初似乎并没有引起改良主义者的重视。很长一段时间内,向奴隶制进行挑战的唯一的一批美国人是贵格教教徒、奴隶和黑人。在由美国革命激发的反对奴隶制的改革热情消逝之后,奴隶制的问题逐渐从国家生活中隐退,只是偶尔地会爆发一下,如1819—1821年围绕密苏里的争论。

废奴主义与种族

废奴主义运动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黑白种族交融的社会运动,也是第一个将赋予黑人平等权利当成核心政治议程的运动,但这个运动仍然是它所处的时代和空间的产物。如我们所见到的,种族主义在19世纪的美国十分盛行,无论是在北部还是南部,都是如此。白人废奴主义者不能完全摆脱种族偏见。白人垄断了决策的关键位置,黑人领袖马丁德莱尼(Martin R. Delany)批评说,把黑人贬到了一种次要的、听命于他人的位置上。19世纪40年代,黑人废奴主义者开始寻求运动中的领袖地位,他们经常举行自己的集会。黑人废奴主义者亨利海兰德加尼特(Henry Highland Garnet)在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与父亲一起从马里兰逃离奴隶制;1843年,他在一次黑人集会上宣称,奴隶应该行动起来,用暴动的方式来打碎套在自己身上的枷锁。他的立场与当时废奴主义者们十分信奉的道德劝诫是矛盾的,会议记录在发表的时候不得不将他的讲话全部删除。直到1848年,加尼特的讲话才与戴维沃克的《呼吁》一起在一份传单上得以公布,该传单的赞助者之一正是当时尚属无名之辈的约翰布朗。 应该令人感到震撼的不是白人废奴主义者如何反映出他们所处社会的种种偏见,而是他们在何种程度上力图超越这些偏见。只要‘白人’这个词继续留在马萨诸塞州的法律上,威廉劳埃德加里森的亲密同事埃德蒙昆西(Edmund Quincy)说,马萨诸塞州就是一个蓄奴州。面对重重困难,废奴主义者在北部发动了许多反对种族歧视法的政治斗争,但这些斗争只是取得一些偶然的胜利,如马萨诸塞州在1855年终止了该州隔离教育的做法。废奴主义者不仅努力推翻北部那些歧视黑人的法律,而且拒绝在黑人是依上帝形象所创造的道德本体这一原则上做出任何让步。废奴主义运动的标志图——一个戴着镣铐的奴隶,配有一句质问:我难道不是一个人吗?我难道不是你的兄弟吗?——迫使美国白人去面对一种现实,即与自己并无不同的男人和女人都正处于被人奴役的境地之中。 反对奴隶制必须重新定义自由和美国性这两个内容,对这种思想持最坚定的支持态度的是废奴事业中的黑人成员。黑人废奴主义者发展出了一套自己对自由的理解,远远超出了大多数同时代的白人对自由的理解。他们对种族主义的思想基础展开批判,力图证明那些谈论黑人低贱的伪科学理论是多么的荒谬。他们也对将非洲描述成为没有文明的大陆的做法提出质疑。许多黑人废奴主义者号召自由黑人去寻找有技能的和有尊严的工作,来展示黑人种族具有争取进步的能力。

3.法国:1788年,法国在孔多塞侯爵领导下建立了废奴主义团体「黑人之友」。1794年2月4日,雅各宾党人宣布在法国所有的殖民地禁止黑人奴隶贸易和无偿地解放奴隶,但该法令几乎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时大多数法属西印度殖民地已被英国占领。后来,拿破仑恢复了法国殖民地的黑奴贸易和奴隶制。拿破仑在「百日王朝」时,为赢得社会舆论,废除了黑奴贸易。拿破仑失败后,法国和英国签订了协议,英国同意法国在五年之内还可继续从非洲输出奴隶,法国则支援英国在维也纳会议上提出的禁止黑奴贸易的建议。在1831年11月30日路易·菲利浦政府又同英国签订了一个条约,禁止法国国民从事黑奴贸易和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参与黑奴贸易。但法国政府在1843年拒绝了这一条约,在「自由劳工移民」的名义下恢复了黑奴贸易。直至1861年才结束黑奴贸易。

1861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1862年,美国总统林肯发表《解放黑奴宣言》,宣布黑人奴隶获得自由,从而从根本上瓦解了南方叛乱各州的战斗力,扭转了战局。1865年1月,美国国会通过了《宪法第13条修正案》,规定奴隶制或强迫奴役制,不得在合众国境内和管辖范围内存在。1865年12月18日(距今152年),《宪法第13条修正案》正式生效,从此,奴隶制在美国被废除。

加里森的出现

沃克的语言使得奴隶主和奴隶制的批评者都感到惊恐不安。当自由黑人海员在南部秘密地散发沃克的传单时,南部一些州开出高价,要索取他的人头。然而,沃克并没有建立起一个废奴主义组织,并于1830年在一个颇为神秘的情景中去世。直到1831年威廉劳埃德加里森的周刊《解放者》在波士顿出版后,新废奴运动才拥有了一个持续而永久的声音。我将如同真理一样的严酷无情,他宣称说,我将如同正义一样决不妥协。在这个问题上,我不希望用温和的方式来思考、演讲或写作……我不会含糊其辞——我不会原谅任何人——我决不后退一寸——我要让所有人都听到我的声音。 的确,他的声音被人听到了。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他充满挑衅性的语言(他的一篇社论中把奴隶主们称作是犯有通奸罪和道德败坏的一代人,一群阴险狠毒之徒)激怒了南部人,他们在当地报纸上重印了加里森的一些社论,目的是要谴责他的言论,但此举却使加里森转眼之间闻名南部。加里森的一些观点,如他建议北部废除联邦宪法、解散联邦,从而终结一切与奴隶制相关的纠缠不清的复杂关联,遭到了许多废奴主义者的反对。但他要求立即废除奴隶制的呼吁却在反奴隶制队伍中引起了巨大的回响。加里森的传单《关于非洲人移民海外的思考》(Thoughts on African Colonization)说服许多反对奴隶制的人接受了这样一种思想,即美国人必须将黑人看成是美国社会的一部分,而不能将他们当成外国人运送出国就算了事。其他反奴隶制刊物也随之出版,然而,在所有废奴运动的刊物中,《解放者》始终是最为光彩夺目和最具影响力的。图片 4传播废奴运动的声音 废奴运动由为数不多的几个积极分子发起,但它很快在整个北部迅速发展起来。印刷技术和公立教育带来了识字率的扩大,废奴运动的领袖人物抓住这一机会,迅速传播他们的声音。同美国革命时期激进派传单作者和第二次大觉醒运动中福音派牧师们一样,他们意识到了印刷产品所孕育的民主潜能。废奴主义者利用了新近发明的蒸汽动力印刷技术,印制了数百万份传单、报纸、请愿书、小说和海报。从1833年美国废奴协会(American Anti-Slavery Society)成立到这个10年结束之时,约有10万北部人加入到废奴运动之中。大多数人是普通的公民——农场主、小店主、手工匠人、劳工和为数不多的类似纽约的阿瑟和路易斯塔潘(Arthur and Lewis Tappen)兄弟这样的有名望的大商人。 如果说加里森是这场运动最著名的宣传鼓动者,西奥多韦尔德(Theodore Weld)则为运动带来了一个巨大的追随者群体。韦尔德是一个年轻牧师,接受了福音派牧师查尔斯芬尼的感化而皈依。他本人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演说家,还训练出了一大批演说家,把废奴主义的信息带到了北部的偏远乡村和小镇。他们所采用的是宗教复兴使用过的方法——充满激情的布道、冗长的会议、从听众中呼唤个人前来当众坦白并宣布抛弃自己不道德的行为——他们的信息非常简单:奴隶制是一种罪恶。在讨论奴隶制问题的时候,韦尔德写道,我总是尽最大的努力把它当成是一个道德问题来表现,以此来拷问国家的良心。至于把它当成一个政治和经济问题来讨论时,我只是简单地点到为止。图片 5奴隶制与道德劝诫 许多南部人害怕废奴主义者会引发新一场奴隶的暴动,纳特特纳暴动在《解放者》首版后几个月的发生更加剧了这种担心。然而,事实上不但特纳对加里森全然不知,而且几乎所有的废奴主义者,尽管都曾使用过激进的语言,却都反对使用暴力作为结束奴隶制的手段。废奴运动中的许多人是和平主义者和不抵抗主义者,他们认为,所有的强制性做法应从人类关系和体制中予以消灭。他们的策略是采用道德劝诫,他们想利用公共空间的场合。奴隶主们必须被告知并承认自己的罪行,北部也必须被告知并承认它也因为容忍这个所谓特殊体制而犯下的同盟罪(有些对此持批评态度的人认为,这种方式除了让奴隶们坐等国家的道德更新之外,没有给他们留出任何为争取自己的解放而应有的位置)。 废奴主义者们置身于官方体制之外,还采取了一种激进社会批判者的立场。他们首先认识到,公共舆论在一个大众民主的社会中扮演着十分关键的角色,他们并不把自己的努力集中在对现存政党体制施加影响方面,而是集中在启发和唤醒整个民族对奴隶制道德邪恶的认知上面。他们的语言带有一种刻意的煽动性和刺激性,目的是为了赢得公众的注意力。加里森说,如果没有煽动,如果没有一种最为淋漓尽致的煽动,奴隶制是不会被推翻的。

4.其他国家:丹麦早在1803年废除了在自个领地里的黑奴贸易。1813年瑞典禁止贩卖非洲人。1814年荷兰禁止黑奴贸易。1815年葡萄牙在获得英国75万英镑补偿费的前提下,禁止自个的臣民在赤道以北的非洲地区从事黑奴贸易,1842年又禁止赤道以南的黑奴贸易。1817年西班牙获得英国40万英镑补偿费后,禁止自个的臣民在赤道以北的非洲地区从事黑奴贸易,1835年在英国的压力下,又禁止赤道以南的黑奴贸易。1837年墨西哥也废除了奴隶制。1839年,乌拉圭和智利都在黑奴贸易可疑检查权条约上签字,海地也禁止了黑奴贸易。

图片 6

海外殖民运动

19世纪30年代以前,凡是愿意讨论终止奴隶制的白人几乎都把这个问题与获得自由后黑人的殖民问题——即将他们遣送到非洲、加勒比海或中美洲地区——联系在一起。1816年,这种思想的鼓吹者们创建了美国海外殖民协会(American Colonization Society),协会主张逐渐废除奴隶制,将美国黑人移居到非洲。协会很快在西非海岸建立了利比利亚,这个处于美国控制之下的居民点的首都蒙罗维亚是以詹姆斯门罗总统的名字命名的。 在许多人看来,海外殖民纯粹是不现实的。19世纪30年代,当英国作家哈里雅特马蒂诺访问美国时,她对詹姆斯麦迪逊总统支持这样的做法感到十分惊异。为什么像他这样的人居然会相信这样的说法:不把所有的奴隶逐出美国,奴隶制就不会终结,马蒂诺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在她的旅行游记《美国社会》(Society in America,1837)中,她把海外殖民运动说成是,那些因为把奴隶当成财产来拥有在良心上过意不去的奴隶主,通过把他们的奴隶送到海外,可以获得心灵的解脱,而不会冒犯他们邻居。 尽管如此,杰克逊时代的许多重要政治人物——包括亨利克莱、约翰马歇尔、丹尼尔维伯斯特和杰克逊本人都是支持海外殖民协会的。许多北部人也把黑人的海外殖民看成是让国家摆脱奴隶制困扰的唯一方法。南部的支持者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说服那些已经获得自由的非裔美国人离开美国。他们坚持认为,自由黑人是一个低贱的群体,它的存在会对白人社会造成威胁。其他的殖民运动鼓吹者则认为,奴隶制和种族主义已经深深地渗透到美国生活中,如果他们获得自由并被允许留在美国,他们将永远无法争取到平等。与印第安人迁移政策一样,海外殖民活动预设的前提是,美国从根本上是一个白人社会。

2.美国:从18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反对奴隶制和黑人奴隶贸易的团体。1807年美国议会通过了一项从1808年1月1日起禁止把奴隶输入美国国土的法令。但美国在颁布禁止黑奴贸易法令后,始终没有认真执行;同时由于南方存在着巨大的奴隶市场,奴隶走私贸易十分猖獗。黑人奴隶贸易真正禁止是1862年林肯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后。

19世纪40年代,一些废奴主义者开始主张采取政治斗争。道格拉斯和塔潘兄弟等人组织成立了自由党,推行废奴主义。有人竭力主张开展武装斗争,但加里森等人坚持只用道德说教的方式,反对组织废奴政党和武装斗争。虽然在斗争手段上存在分歧,但整个废奴运动仍在不同道路上取得进展。

激进废奴主义运动

19世纪30年代出现的废奴主义运动与它拘谨保守的先行者有着非常深刻的差别。新一代改革者们一方面吸收了宗教改良主义的思想,将奴隶制看成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罪恶,另一方面也接受了更为世俗的改良主义观点,认为奴隶制与独立宣言所推崇的价值观是相矛盾的;他们抛弃了传统的逐步解放黑奴的策略,而要求代之以立即废除奴隶制的主张。与他们前辈也不相同的是,他们采用了一种措辞尖锐的激烈语言来抨击奴隶制和奴隶主,并坚持认为,获得解放的奴隶应被作为平等的公民纳入到共和国中来,而不应该被逐放海外。一个完美的美国社会,在他们看来,不仅仅意味着应该将奴隶制连根拔掉,而且也需要彻底铲除各种形式的种族主义。 1829年,戴维沃克(David Walker)发表了《向全世界有色人种公民发出的呼吁》(An Appeal to the Coloured Citizens of the World),首次传递了新废奴主义运动的精神。沃克是一个出生在北卡罗来纳的自由黑人,当时在波士顿经营一家旧衣店。《呼吁》对奴隶制和种族歧视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号召美国黑人为废除奴隶制而行动起来,并在必要时采取暴力的手段;它对白人发出警告说,如果美国不改正它充满罪恶的种种行径,将面临神的惩罚。沃克在书中启用了圣经和独立宣言所包含的思想,但他超越了这些人们熟悉的论点,呼吁黑人们要为古代非洲文明的成就感到骄傲,要以美国人的身份争取他们所有的权利。不要再给我们提什么海外殖民,他对白人读者写道,因为美国既是你们的国家,也同样是我们的国家。

西方各国虽先后宣布禁止黑奴贸易,但黑奴走私贸易几乎又持续了近一个世纪。黑奴贸易显著衰退下去是19世纪60年代后,其原因主要是美国南北战争后结束了本国的奴隶制度,古巴和巴西也相继废除了奴隶制度。1889-1890年的布鲁塞尔会议通过了禁止黑人奴隶贸易的总决议书,标志著黑人奴隶贸易在世界范围内基本结束。

在北美殖民地时期,对非洲黑人奴隶的贩卖和奴役构成了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内容。黑人奴隶制在北美殖民地发展的直接原因是殖民地急需大批劳动力。从1686—1786年的100年间,约有25万非洲黑人被贩卖到英属北美殖民地。黑人奴隶在北美殖民地的地位极其悲惨,特别是那些在田间终日劳动的黑奴,被当作“耕畜”使用,每天被迫劳动18—19个小时。美利坚合众国成立后,制定了联邦宪法。但宪法保留了奴隶制,维护了奴隶贸易。到1860年,美国黑人奴隶已达到400万。

本文由www.3983.com发布于金沙澳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19世纪美国黑人和白人废奴主义运动,美国废奴运

相关阅读